二王子咧嘴笑着,就從他出面到現在儼然就是個沒有什麼本事的廢物,爛泥扶不上牆。純粹就是仗着生在王室,如果是生在普通家庭這輩子也就只能在底層掙扎。

「大姐,您怎麼來這了?」

一臉病態的二王子也訕笑一聲。

「我跟阿托斯先生來辦點事。」埃米爾凝眸低語,佝僂著身子的二王子這才回頭看向趙信笑道,「您就是拉雅統帥的丈夫,阿托斯先生,這段時間在王城中總能聽到您的名字。」

「您好。」

不得不說二王子的演技還真是讓人驚嘆,不管是言行舉止,亦或是眼神動作,每一個細節幾乎都做到了極致,像極了他本身就是這種沒有長進的爛泥。

「你來這做什麼?」

埃米爾神色嚴肅,二王子一臉訕笑就看到埃米爾皺眉道。

「又來撈你的酒肉朋友?」

「我……」

二王子蠕動着嘴唇沒有做聲,可是神態卻是也承認了埃米爾所說的話。

「老二,就算未來的王是咱們大哥,終究咱們也是王室成員,咱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代表着王室。你在西城弄個娼館就夠給咱們王室丟人的了,你能不能稍微爭點其啊。」埃米爾冷眸訓誡道,「咱們也是一起長大的,你怎麼就……能不能少跟那些酒肉朋友來往,他們哪兒有一個好玩意?」

「姐,我錯了。」

「得了,當着這麼多外人,我也不想多說你,省的丟你面子。你要撈的那個是誰啊,怎麼沒跟你一起出來?」

「這……王城禁衛,不給面子。」二王子苦笑道。

「還不是怪你平日裏沒個王室的樣,看到了么,就算是王城禁衛都不把你這個王子看在眼裏。」埃米爾冷哼一聲,「你要撈的朋友名字是什麼,等會我替你把他弄出來。」

「瑪雅!」

「瑪雅?」

埃米爾聞言呢喃一聲,頓時臉色一沉。

「不會是你們娼館的姑娘吧。」

二王子又垂著頭沒再言語,埃米爾就好似恨鐵不成鋼一般深深的嘆了口氣,指著二王子許久。

「你……我該說你什麼好?趕快回去吧,還有別佝僂個腰,你是王室!」

「姐,那瑪雅……」二王子欲言又止,埃米爾凝聲道,「我會替你撈出來的,趕快回去吧。」

「姐,不能現在?」

二王子一臉期待,埃米爾看了他一眼后長嘆口氣回頭凝聲向緹特詢問。

「那個瑪雅你知道么,怎麼進來的?」

「有!」緹特正色道,「已經抓來有段日子了,被抓進來是跟另一名娼女搶主顧扭打成了一團。」

「搶主顧?」

埃米爾聽的就好似有些血壓升上來似的抬手扶額,伸手指了二王子足足有半分鐘。

「老二,搶主顧?我以為她是……」

自始至終,二王子都一直垂著頭,埃米爾也握了下拳。

「把她帶出來。」

「公主,這按照咱們城監的律法……」還沒等緹特話音落下,他就感覺到了埃米爾不善的眼神,趕忙點頭哈腰的跑了出去,朝着其他城監招手,「趕快,那個瑪雅在哪兒,把她放了。」

「去吧。」

埃米爾也皺着眉甩了下頭。

「我可不想看到她。」

「誒誒……」

二王子點頭哈腰的跑了出去,埃米爾也看了他半晌,當她回頭時正看到趙信也在看二王子的背影低聲道。

「阿托斯先生,看什麼呢?」埃米爾笑着開口,旋即順着趙信的目光也看向二王子的背影,「他是我弟弟,也是父王的第三個孩子,本來我和他還有大王子都是一起長大的。」

「公主跟二王子關係很好?」

「這該怎麼說,王室的情況其實都是心照不宣,明白的都明白。」埃米爾毫不避諱的笑了笑道,「老二其實也挺慘的,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母親,之後就性情大變,看到他現在的這樣子我也挺痛心的。」

「所以你還替他撈人?」

「他就那點樂趣了,總不能把那點樂趣都剝奪吧,讓阿托斯先生見笑了。」

「沒……」趙信微微一笑道,「沒什麼見笑的,一般大家族裏總會有個……呃,抱歉公主,我好像說錯話了。」

凌荣 話說到一半,趙信就停了下來連連致歉。

「阿托斯先生無需如此,我這個二弟本來就是爛泥扶不上牆,王室的臉面都要被他丟光了。」埃米爾感嘆道,「文不成、武不就,成年後弄個什麼娼館,天天就泡在裏面胡來。現在竟然跑到這裏來撈個搶娼女,真是刷新了我對他的認知。」

「公主也別太犯愁了。」趙信淺笑。

就在這時,城監按照埃米爾的吩咐將娼女放了出來,從趙信他們這裏正好能看到二王子正小心翼翼的攙扶著那名娼女神態卑微。

「行了,咱們走吧。」

看到這一幕的埃米爾也沒臉多看一眼轉過身去。

這件事兒就像是個小插曲,期間埃米爾確實也沒有再談及任何關於二王子的事宜,殊不知,他的心裏可是感覺到了極大的震撼。

絕!

如果二王子的這一切真的都是裝出來的,那他的演技實在是太逼真了,可以說是惟妙惟肖。

就是,不知道他來城監,是不是故意做給埃米爾看的。

若真是如此……

趙信真的為他的城府感到恐懼。 「妻主畫的真好看!」陌塵亮晶晶的藍眸看著夜玖。

夜玖不予理會,彷彿是沒有他的存在。

夜玖將畫好的紙扔到地上,又抽出一張紙,繼續作畫,而陌塵就在一旁靜靜地看著。

這幾日,他們兩個之間的相處,彷彿回到了女尊世界一樣。

他會叫她妻主,會向她撒嬌,但也僅限於她忤逆他之前。

若夜玖流露出一絲想要離開的神情,或者說出一絲想要離開的話語,陌塵陌塵依舊笑著看著她,會叫她「小乖」,會將她抱進房中,會……

「妻主不要畫了好不好。」陌塵從身後抱住夜玖,頭頂上毛茸茸的狐狸耳朵抖了抖,那雙湛藍色的眼眸仿若蔚藍色的大海一般,不見深淺。

夜玖目光平靜涼薄的看著那隻手將自己手上的毛筆抽走。

陌塵抱著夜玖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妻主理理我好不好?」陌塵蹭了蹭夜玖的頸窩,一雙狐狸眼委屈的看著她,「妻主不喜歡阿塵了嗎?」

這幾日,夜玖沒有對陌塵說過一句話,哪怕是陌塵做出什麼過分的事,她也只是淡漠如水的看著她。

「理?」夜玖輕輕道,「那……妖王大人把曾經的我還給我,好不好?」

夜玖抬眸與他對視:「又或者,妖王大人將我的父皇母后還給我?」

陌塵的手指驟然收緊。

這是夜玖這些天來,第一次提起這些事。

夜玖抿唇一笑,一雙黑眸,認真地看著他,一字一句道:「妖王大人,您還不起,對嗎。」

第二世,夜玖身為夜笙國公主,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國家被滅,父皇母后被折磨。

那時的夜玖在想,自己為什麼是夜笙國的公主,為什麼是父皇母后是孩子,這樣夜笙國就不會因她而滅亡,父皇母后就不會因她而慘遭折磨。

那一世,夜玖自殺了,在夜笙國皇宮的大殿上自殺的,夜玖不知道後來怎麼了。

靈魂回到了這裡之後,為了躲避他們,甚至連傷心的時間都沒有,夜玖又匆匆忙忙的進入輪迴。

夜玖輕笑:「妖王大人,知道嗎,沒有小韻,我早就瘋了。」

是的,沒了單清韻,夜玖早就精神失常了。

陌塵抿著唇,表情僵硬。

「妻主不要這樣說,好嗎……」

夜玖眼中的那抹頹廢感,深深刺痛了陌塵的心。

夜玖輕笑不語,她打了一個哈欠,閉上了眼睛,夢寐。

——

又過了幾日,龍王邀請陌塵去下棋,陌塵覺得甚是無趣,所以想要拒絕龍王的邀請,好陪著自己妻主。

但是龍王說想要和陌塵談談四方各界的事,陌塵就留了下來。

「聽說,四方各界的掌權人最近都在找一女子,還是多年前早就魂飛魄散的那個女子,倒也是奇了怪了。」

龍王看著桌上的那一盤棋,落下一子:「人早就魂飛魄散了,難道還能復活不成?」

陌塵眯了眯眼。

找人?

可得藏好了。

「是啊,早就離開了,曾經倒也沒有留住。」說這話的時候,陌塵眼中藏著一抹愁緒和悲傷。

《我的夫君是絕色》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搜書網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搜書網!

喜歡我的夫君是絕色請大家收藏:()我的夫君是絕色搜書網更新速度最快。珈百璃一聽徐晨說還有,立刻又把心懸起來了,生怕他在說出什麼自己接受不了的事情。

薇奈特也遲疑了,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在聽下去,可最後還是好奇心佔了上風。

「還有…什麼…」

「還有就是你看見的事情了,要按我剛才說的,我們兩個應該是跌倒在地,不可能坐在地上。」徐晨說道。

《我在動漫載入了神明系統》第一百三十四章吃虧了啊 看到他這樣子,我感覺他似乎碰到了一些問題,心情有些不太好。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我問道。

「沒有事情,這幾天都沒有什麼事情。」朱八嘆氣的說道。

「沒有事情就算了,就我們現在的本事還真的不可能發現什麼,就這樣安安心心的過一段時間也好。」我知道有些事情是急不來的,而且現在這樣子也挺舒服的。

現在我身邊只有朱八一個能用的,他若是累壞了,我可找不到別的人了。

朱八搖搖頭沒有說什麼,卻還是有些嘆氣。

「其他的事情沒有查清楚也就算了,可是我連別墅那幾個兄弟的死,也還沒有查清楚,我心裡不舒服。」朱八說道。

聽到朱八說出這句話,我才明白朱八為什麼心情不好,原來是因為那幾個人。我和那幾個人相處的時間並不是很長,自然也沒有什麼深厚的感情,心中也體會不到朱八心中的悲痛。

不過聽朱八說起那幾個人的死因,我頓時反應了過來,昨天晚上碰到黑白無常的時候,他們已經和我說過這件事情了。

我說道:「他們不是被殺的,是自殺的。「

朱八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不解的看著我問道:「什麼?」

「他們是自殺,鬼魂還沒有去陰間投胎。昨天晚上我碰到這個地方的黑白無常了,這是他們告訴我的。」我說道。

朱八還是有些不相信,不過他並不是不相信我說的話,只是不相信這件事情會是真的。

「自殺?鬼魂還沒有投胎?」朱八看著我問道。

我重重的點點頭,肯定的說道:「他們確實是自殺,確實沒有投胎。黑白無常前兩天看到過胡青兒,那些人都在胡青兒的身邊,鬼差也不敢帶他們前往陰間。」

朱八頓時笑了起來:「鬼差不敢帶走他們!」

「好事,好事!他們自殺算是意外死亡,鬼魂既然沒有被鬼差帶走,那就還能夠復活。」朱八非常的高興,就差直接從凳子上站起來了。

「復活?」聽到朱八這樣說,我頓時被嚇到了,我從來都沒有想過這種事情,讓死人復活!這簡直逆天而行。

我告訴朱八那些手下是自殺,以及鬼魂沒有被鬼差帶走,只是想要讓朱八的心情好一點,同時洗清楚胡青兒身上的嫌疑。畢竟當初,

「對,三朝門裡面還有一些東西,當初本來是給一些長老準備的,沒想到現在倒是給我的兄弟用上了。」朱八欣喜的說道。

關於復活的事情我聽說過一些,都非常的危險,而且要求很高副作用也很大。

我擔心的問道:「你有幾成把握?不會到時候沒有將兄弟復活,反而將自己給搭進去。」

「十成。」朱八信心滿滿的說道,似乎復活一個人時非常容易的事情。

看到朱八如此有信心,我問道:「你怎麼這麼有把握?」

「因為三朝門以前做過這種事情,對復活一個鬼魂還在,不是因為命中注定的天意死亡時,我們都可以通過一些特殊的方法進行復活。不僅三朝門有這個手段,像龍虎山這種勢力也是有這種手段的,他們也能夠將死人復活。」

Оставьте комментарий

Ваш адрес email не будет опубликован. Обязательные поля помечен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