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不讓任何人進也不準任何人出。

她則每日里都要召見王院正,同王院正一起在趙棠棣的屋子裡去呆上一刻鐘。

如此神秘的做法,引得外面胡亂猜測,各種說法紛至沓來。

太後娘娘無疑是聰明的,她既沒讓人放出什麼消息,也沒給任何人打探消息的機會。

她這種做法反而起到了最好的隱瞞消息的效果。

外界紛紛猜測,靖王殿下一定是染上了那具乾屍的屍毒,人已經在死亡邊緣徘徊了。因為眼見王院正日日去靖王的院子,靖王的院子里不停的飄出濃郁的藥草味道。但卻仍不見靖王露面,若不是人已經不行了,絕對不會這麼久卧床不起,無法見人。

果然,就這樣過了幾日。

王冼派來監視趙棠棣,催促趙棠棣出賑災銀子的那位百夫長,將一封密報五百里加急,送回了王冼的府上。

王冼看著手中的密報,笑得見牙不見眼的,一蓬亂糟糟的怎麼打理也梳不順的絡腮長鬍子一翹一翹的,看完手中的密報,將密報往桌上一摔,撫掌大笑:「眾位,都瞧瞧,都來瞧瞧!

趙棠棣那乳臭未乾的小兒,果然是金枝玉葉。

好日子過慣了的,哪裡經得起半點的風浪?

這西北道十五座城池的天下依然是我王驥驁的天下!任誰也奪不得!

他趙棠棣一個黃口小兒,便要打著封地之名想從老夫手中奪去這十五城?做夢去吧!

這西北道十五城老夫苦心經營了二十幾年,豈容他人覬覦?」

堂中足足有二十幾位門客,都是王冼這些年精挑細選才留下來的,各有特長。

二十幾人將那密信有如擊鼓傳花一般,輪流看了個遍。

其中一人與王冼乃是同族,有些沾親帶故,卻是王氏旁支里一個佃戶人家的兒子。讀了書,十三歲便中了秀才,但卻從此止步於秀才,鄉試屢試不中,直到三十開外,家中實在供不起他再考,便託人使了銀兩將他送進總督王冼府中謀條出路。

此人在族中排行第二,人稱王二寶。官名王仲才,號灼華先生。

當然,灼華先生是他自己中了秀才之後為自己起的號,官名是他出生時祖父按排行給他取的,他相當不滿意這個又土氣又俗氣的名字,但苦於改不了,只得在中秀才之後為自己取了個號,彌補一下對名字的不滿。

所有人看了密信都在說吉利話,拍王冼的馬屁,只有這位灼華先生檸了眉頭,照著所有人的頭頂澆了一盤冷水:「大人,依在下之見,此中有詐!」

。 神女圖冊反應的是瑤池的問題。

神女圖冊除了小雨這條龍會更換位置,其他的並不會出現什麼變化。

現在突然多出一縷黑氣,怎麼看也不正常。

黑氣源於邊緣位置,也就是說,並非瑤池內部的東西。

但是什麼東西能影響到瑤池?

這個東西與瑤池格格不入,雖微弱,卻始終健在。

短時間不會有所影響,只怕長時間會帶來不好變化。

「無聲無息影響到崑崙瑤池,不知道是人為還是自然影響。」

江瀾把神女圖冊放於膝上,開始思考。

「如若是自然影響倒也還好,就怕是人為影響。」

「這就說明對方手段之高,匪夷所思。」

「不知道小雨會什麼時候發現,幾位峰主又是否知道瑤池情況。」

這件事比妖族麻煩。

江瀾皺着眉頭。

妖族不管如何,始終無法靠近崑崙。

頂多在外。

而且還把目標放在他身上。

但是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黑氣者不同,繞過了一切,進入了中心。

如若人為,那必定圖謀甚大。

直接影響瑤池。

一念至此,江瀾將手放在神女圖冊上,試圖去感知這一縷黑氣。

片刻之後,便收回手。

無法感知,不過並不影響神女圖冊的使用。

但何時會有影響,不得而知。

「需要處理一下。」

江瀾低眉自語。

瑤池是崑崙山脈精華匯聚而成,黑氣能夠悄無聲息入侵。

或許跟崑崙附近山脈有關。

明日外出看看,若毫無收穫,便只能想辦法讓師父他們知道。

次日清晨。

江瀾完成了修鍊,隨後開始熟悉天行九步。

他發現從悟道之後,天行九步彷彿邁進了新的台階。

需要花費些時間去徹底掌握。

九劫之力依然那般不講道理,沒有九牛之力那般得心應手。

但目前沒有問題。

只要不進階,只要牛九之力基礎穩定。

九劫之力,就不會失控。

天大亮。

江瀾離開了幽冥洞,在為植物蛋它們澆完靈液后,他便往第九峰山下而去。

要去聽一聽崑崙其他弟子對局勢的分析,看看有沒有新的變化。

或許,便能將那縷黑氣的幕後始作俑者圈定出來。

煉丹處。

早晨這裏人較多。

「感覺最近丹藥降價了,而且發放的資源也多了。」

「對啊,鬼地巴國蠢蠢欲動,也不知道要幹嘛。」

「根據目前來看,宗門也開始備戰了。」

「如果打起來,是不是也要打幾十年上百年?」

「誰知道呢,還是趕緊修鍊吧,不成仙,啥也不是。」

聽了幾句,江瀾便換了個地方,後續便是他們對仙的設想。

假設成仙,要過何種生活這類。

只是江瀾知道,成為人仙,也不過剛剛學會走路的孩童。

在仙的境界中,人仙太弱。

擁有仙體的真仙倒是還好。

可知曉道后,那種渺小感又一次出現。

晌午。

江瀾來到了講道說法的地方。

今天沒講,但是還是有不少人在這裏修鍊。

「梧桐山好像大敗,天人族都要進攻梧桐山了,天人忘情應該是完成,據說那時候天地驚變,有天人身影落下。」

「我也聽說了,梧桐山送走了一些人,現在正拚死抵抗。

可是總感覺怪怪的,天羽鳳族可不是弱族,怎麼會被天人族打成這樣?」

「或許是天人忘情比較強大,又或許是梧桐山先前出現過重創,誰知道呢。」

「也是,這種事也不是我們可以知道的,不過地冥魔族跟靈山巫仙也已經遭遇,聽說有一定可能會交手。

現在打沒打起來,也是未知數。」

「妖族跟龍族最近倒是沒有任何舉動,妖族是小舉動都未曾聽說。」

「這些都太遠了,說說就近的吧,你們知不知道鬼地巴國?」

「鬼地巴國?我得到一些消息,聽說他們要動了,而且目標極可能是我們崑崙。」

「對,我也聽說了,如果按照各荒大勢力目前情況來看,鬼地巴國可能會往我們這邊而來,只是沒有接到任何應戰消息。

所以不知道具體會如何。」

「可能真的會動手,我感覺外面一些樹林,都佈滿了鬼氣。」

泪撒东京两条街 一群人有唏噓。

之前是看別人開戰,可以理性分析。

現在輪到自己這裏,就開始有了些許慌亂,具體會如何,他們也看不清。

雖然未成仙不能在大戰中起作用,可是萬一也要去幫忙撿東西呢?

當不了炮灰,當一些後勤,可能還是可以的。

江瀾又逛了一圈,最後往第九峰而去。

天要黑了,他沒有現在外出查看的想法。

因為鬼地巴國的出現,讓他有了目標。

或許瑤池的黑氣,是鬼氣。

鬼地巴國,強盛了許久的大勢力,他們安居一偶輕易不外出,但外出一次,必定屍橫遍地。

哪怕妖族,也不想去惹那一群鬼人。

他們似人非人,似妖非妖,鋼筋鐵骨,青苗獠牙,生性殘暴,如深淵惡鬼。

如果他們主動對崑崙出手,那麼大戰必定要維持許多年。

江瀾需要做好準備,守住第九峰。

再者,他需要去問清楚,看看師父他們是什麼態度。

然後再把話題引到瑤池。

關心未婚妻,多問一句,並不會顯得突兀。

這樣問題就能得到很好的解決。

就怕檢查后,什麼都沒有發現。

那麼他就得自己繼續查看,畢竟崑崙造物是最了解瑤池變化的。

其他人想要探查變化,並不容易。

哪怕身為瑤池神女的敖龍雨,都不一定能察覺出來。

少頃。

江瀾來到第九峰見師父。

只是…

當他來到第九峰之巔時,發現這裏並沒有師父的身影。

「師父不在?」

江瀾有些意外,現在可是幽冥入口爆發的日子,師父很少會離開的第九峰的。

「在幽冥洞?」

這確實有可能。

Оставьте комментарий

Ваш адрес email не будет опубликован. Обязательные поля помечен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