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她動作十分迅速,立刻盤腿坐下來,雙手捏著從未見過的手訣。

這是九塊牌子碎裂后,在她識海里出現的方法。

每一個手訣打出去,奚淺的臉色就蒼白了一分。

功德金蓮里的佛力就溢出來一分。

半個時辰后。

「唰!」

精純的佛力衝天而起,隨着散發出去的功德之力,以西月城為中心,修練鋪向整個神武大陸。

奚淺追尋着心底的那一絲感應,大道之意鋪開,再一次來到界面之心的位置。

她清晰的看見,界面之心所處的地方,被一團漆黑濃郁的霧氣環繞,光是看着,就令人窒息心痛。

奚淺臉色更白,但她眼底的神色更加堅定,更加深邃。

一道沒人能阻擋的力量從她的識海里猛然發出來。

追尋着功德之力和佛力,源源不斷的開始注入到神武大陸的各個縫隙,融合到深處。

慢慢的接近界面之心的位置!

「噗——」魔炎宗的禁地,君擎天毫無預兆的吐了一大口心頭血。

氣息迅速萎靡下去。

他猛然睜開眼睛,眼底的瘋狂壓都壓不住,一咬牙就消失在原地。

與此同時。

大陸各個地方,無論是正在和魔修對戰,還是在做其他的人,心裏突然出現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情緒。

。沒時間思考,我急忙瞬間沖着對岸衝去,直覺告訴我,這個男人並不簡單,若是能抓住他,肯定能節省很多時間和力氣。

直到我衝到對岸才發現,這男人並沒有離開,而是站在原地等着我,見我過來他也沒有一絲不自在,反而是沖着我笑着,就這麼靜靜的看着我。

我愣了一下,這男人怎麼……

《陰屍帝命》249章可能是詭御(四更) 好在林靜的辦事效率很快,照片已經處理好,現在正在準備水軍馬上就會發到網上去。

顧南靈守著微博,在看見林靜微博發出照片的第一時間轉發。

昨天的熱度未消,再加上水軍的推動照片傳播速度很快,照片上的女人很快被爆出來,明顯看出來正面一點不像洛安寧,如此一來,江璘那張照片上的人到底是誰,就畫上了個問號。

就在顧南靈準備鬆口氣,準備繼續下面的計劃,宣告安寧的新劇以及男主角,轉移網友的視線時,江璘個人微博突然發出一組照片。

照片上的人有正面,還有側面,連背面都有,江璘就只差在上面清清楚楚的寫上洛安寧三個字了。

洛安寧看見照片的時候,整個人都是獃滯的。

顧南靈千算萬算,沒有算到這個人會這麼不留餘地的想要毀掉洛安寧。

最讓顧南靈想不到的,是在這種風口浪尖上,秦明突然發了條微博。

前塵舊事,早已遠離,又何必惦記——秦明。

在這種敏感的時候發這樣的辭彙,擺明了告訴眾人,他就是在幫洛安寧說話。

秦明這條微博發出之後,瞬間轉發量過萬,秦明的粉絲在抵抗不住攻勢之後,徹底的路轉黑,開始一起黑洛安寧,至此,秦明和顧南靈的cp,徹底破裂。

在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顧南靈恨不得衝到秦明的公司,大罵一句——秦明你這個傻子!

然而現在公司為了洛安寧的事情,忙得團團轉。

林靜找了許多個團隊,但是他們都不敢接手這件事,因為對方是江璘。

顧南靈狠狠的錘了下桌子,發出沉悶的聲音。

本就心情極差,在接到林靜電話的那一刻,更是煩躁萬分,

「小南靈!你快下來看看吧!安寧狀態有些不對!」林靜激動的聲音從那邊傳來。

顧南靈眉頭一皺,問道:「你們在哪?」

「我們在公司樓下,後門這邊。」

顧南靈掛斷了電話,小跑著下了樓。

在腳踩出公司的那一剎那,顧南靈就覺得不對勁。

「顧總,你看看這個。」林靜一直守在門口,看見顧南靈,連忙跑過來,拉著顧南靈朝著前方的牌子跑去。

那塊牌子,上面刻的是公司的名字,用料十分的珍貴,在夜裡還會發光。

只是此刻牌子上,一片紅色,刺眼的紅色,組成了幾個罵人的字。

顧南靈的臉色很難看,她看了眼低頭站在那裡的保安,語氣陰沉,「誰幹的?」

保安們低著頭,身體抖慫,不敢直視顧南靈的眼睛。

顧南靈深吸一口氣,看向林靜,「打電話報警,讓他們把監控錄像調出來。」

「好,」林靜連忙拿出電話報警。

顧南靈站在牌子前面,目光看著門外的馬路。

馬路對面靠著一輛黑色的車,靜靜的靠在那裡。

顧南靈往前走了一步,瞧著那輛車挺眼熟。

似乎是察覺到顧南靈的視線,車窗緩緩下降,露出駕駛室里那人有形的頭髮。

就在顧南靈快要看清那人的面孔時,一輛公交車穿過,擋住了顧南靈的視線,待她再去看時,那輛車已經消失不見。

「顧總,警察馬上過來。」林靜湊過來,高聲說道。

少女心爆棚的网名 顧南靈回頭,不耐煩的看了眼門口的幾個保安,「你們守著這裡,配合警察調查。」

「是!」

顧南靈看向林靜,「安寧呢?」

林靜往旁邊挪了一步,露出後面的椅子,椅子上正坐著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人。

顧南靈:「…….把人帶回去。」

洛安寧睜眼的時候,眼裡仍然存在著恐懼。

「安寧。」顧南靈輕聲喊道。

娅乐 因為顧南靈一句柔聲的話,洛安寧眼裡蓄滿了淚水,「我…我是不是又給大家添麻煩了?」

「……」見不得女人哭得顧南靈,微微嘆氣,坐下來,牽著洛安寧的手,「這件事並不是你的錯,知道嗎?」

眼淚自眼角落下,洛安寧哭訴道:「對不起,顧總,都是我……」

顧南靈按住她的腦袋,將人擁入懷中,一言不發。

洛安寧,你可是主角啊,怎麼能過得如此的痛苦呢?

以前只當是劇本的角色,當自己真正面對的時候,才知道這種迫於無奈的眼淚,多麼讓人心疼。

洛安寧和林靜在顧南靈的辦公室一直待到了天黑,眼看著洛安寧的情緒稍微好一些了,顧南靈鬆開手。

「行了,今天你們也累了,先回去休息,這件事我會處理。」顧南靈朝林靜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將洛安寧送回去。

林靜點頭,扶著洛安寧站起來,「走吧安寧,我送你回去。」

看著二人離開了自己的辦公室,顧南靈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站起來,走到了窗邊,落地窗外是繁華的夜色。

這座樓一共只有四層,全都是她們公司的,顧南靈的辦公室處於四層最中間的位置,看出去就是繁華的商業街,也是她們公司的正大門。

此刻公司已經沒有多少人,大門外卻守著不少人,那些人扛著相機,蹲在門口。

顧南靈冷笑了一聲,給林靜打了電話。

「正門有狗仔隊蹲著,你們直接去地下車庫,開我的車走。」

顧南靈下樓的時候,那些狗仔隊還沒有離開,他們看見顧南靈,就沖了過來。

顧南靈沒有躲,站在原地,冷冷的看著他們。

衝到一半的狗仔們,因為顧南靈的眼神,腳步緩了下來。

見狀,顧南靈挑眉,笑道:「怎麼?有膽子在這裡蹲點,沒膽子見我?」

「……」眾人你推我讓的,最後還是到了顧南靈面前。

顧南靈瞥了眼為首的那人,「拿出筆來,我說,你們記著。」

「……那個顧總,您要說的事情是和洛安寧有關的嗎?」那人試探著問道。

顧南靈哼了一聲,冷笑道:「你以為呢?」

男人不敢說話了,默默地拿出紙筆。

「洛安寧和江璘現在沒有半分錢的關係,她是我的人,不需要靠著江璘,知道嗎?」顧南靈冷冽的眼神掃過在場眾人,一字一句道:「洛安寧和江璘毫無關係,回去就這麼寫。」

說完,顧南靈甩頭就走,乾淨利落,留下一堆驚呆的狗仔站在那裡。 「姚大師,您有話不妨直說,這裏沒有外人!」陸霆之故作冷靜地沉聲問道。

沈悅此時心裏也是格外慌張的,致使她的手冰涼。

一旁的商衍用溫熱的手緊緊握住了她的手,像是在給她溫暖,也在給她力量。

他們屏息等著姚大師的結論。

「簡單地說,她已經走了。」姚大師嘆息了一聲,「可能我說的太直接了,但我說的都是我所看到的實情……」

「你說什麼?」陸霆之猛然上前,揪住了姚大師的衣領,「你的意思是……她……」

後面的話陸霆之實在講不出,因為他根本沒法接受。

「陸兄弟,你別衝動,聽我把話說完。」姚大師雙手做投降狀,一臉真誠地看着面前已然紅了眼睛的男人。

「霆之,你聽小姚把話講完。」沈悅也紅了眼,略帶哽咽地道。

陸霆之放開了他,一雙如鷹隼般的眸子緊緊盯着面前的所謂的大師。假如這位風水大師給他帶來的消息,是時鳶已經……走了,那他寧願不相信任何風水玄學。

「我不知道這丫頭是怎麼做到的,但照目前來看,她如今躺在這裏的,確實只是一副軀殼,通俗的說,她的靈魂已經走了。」姚大師略有些小心翼翼地道。

他知道在這個處處崇尚科學的時代,風水玄學早已沒落,但祖上的手藝以及他們姚家的血脈仍舊沒有斷,那他們便會在這條路上繼續走下去。

哪怕被世人誤會他們是招搖撞騙,他們仍舊堅持。

果然,陸霆之聽后道:「一派胡言!」

沈悅蹙眉,沒說不信,但也沒有全然相信,畢竟這是一個很難叫人相信的結果。

「用人不疑,姚大師,我相信你說的。」商衍忽然開口道。

這聲音出現的太過突兀,讓陸霆之和沈悅都愣住了。

商衍繼續問道:「那麼姚大師,我女兒她會回來嗎?她……還會回來嗎?」

娅乐 說到這裏,商衍也忍不住哽咽了,他還沒來得及認的女兒,就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老天莫非是在和他開玩笑嗎?

姚大師搖了搖頭:「這個全看小時的個人意志,你們也看到了,她並不是正常的死亡而產生的靈魂消散,而是自行離開的,她還在呼吸,也沒有腦死亡,她的一切都還好好的,我猜測,她很有可能還會回來!」

「真的嗎?」陸霆之的眼中再次燃起了希冀,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於是講了出來,「對了,之前鳶鳶曾經做過一個噩夢,說自己昏迷不醒了,怎麼都醒不來,那個噩夢那會是預兆嗎?」

「有這回事?」沈悅也有些激動了,「鳶鳶真的這麼對你說過嗎霆之?」

陸霆之點頭,「千真萬確!」

姚大師不確定那是不是預兆,但他可以肯定一點,從見到時鳶的第一面,他就注意到了她有功德護體,氣運也非比常人。

包括陸霆之在內,他的氣運也是高於常人的,這也是他主動結交陸霆之這位貴人的原因,還免費替他的新房看風水。

他知道時鳶絕對不是個普通的人,但他的道行實在太淺了,根本參不透這其中的奧妙,眼下,他自然不敢隨便跟幾個外行胡說八道。

「別的我不敢肯定,但只要她回來了,就會醒過來,大家現在能做的,就是照顧好她。」姚大師叮囑道。

多餘的,他們確實也做不了什麼。

不等一行人鬆口氣,姚大師又補充道:「但我不確定她哪天會不會突然就……」

「不會的!」陸霆之猩紅著一雙眼道:「她一定不會!」

。 「不知道。」顧知鳶搖了搖頭,輕輕揉了揉宗政無憂的腦袋說道:「不管怎麼樣,你不要亂跑,好好的待在宮中,知道么?」

「嗯。」宗政無憂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你真是啰嗦。」

「王妃。」這個時候一個宮女出現在了院子的門口,看到顧知鳶之後輕聲說道:「皇後娘娘正找您去呢,沒有想到您進宮來了。」

「我這就去。」顧知鳶嘆了一口氣,怕什麼來什麼,只怕不知道那寧嬪在皇后的面前怎麼編排了自己,現在是要興師問罪呢。

Оставьте комментарий

Ваш адрес email не будет опубликован. Обязательные поля помечен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