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尖利的笑著,他的牙齒,變得青森而又可怕,他吞噬著這片天地間應有的生機,他瘋狂地掠過山河湖海,直至那片世界,僅剩下一片荒涼與枯槁。

於尊不想再繼續坐視不管了,他揮舞著手中的彎刀,狂舞在半空。

只聞一聲巨大的轟鳴!

他的刀,融入到了那片枯槁的骷顱之間,而那片枯槁的骷顱,則滲出了一片片清幽的焰火,那焰火熊熊燃燒著,它竟侵入到了於尊本體之中。

或許,化為瘋魔的風弦,也不會料到罷!這最終的一幕,竟會如此的荒謬、可笑。

那片清幽幽的焰火,它們靜靜地啃噬著於尊的魂魄,然而這一切來的又是如此的突然……

那片焰火,竟靜靜地融入到了於尊的瀚海之中,它雖瘋狂,然而卻抵不過瀚海中的風浪,當它即將熄滅時,一片彩霞忽的融入其中。

呼哧!

一聲爆燃!

那片焰火,竟又被點燃了!

焰火終究溶解在了於尊的瀚海中,而它終將化為於尊心底的力量,那是靈魂之焰,亦是靈魂的盛宴!

瘋魔漸漸地伏下了他難堪的身軀,他終化為了一片枯骨,倒在了那片骨屑之中。

於尊嘆了口氣,靜靜地望著長空,道:「風大哥,好走!」

他依舊是他的風大哥啊!那段難以令人遺忘的記憶,如同往昔般,散發著灼灼的魅力,他始終在故時的回憶里,活過一程啊!或許那時的風弦,並沒有過錯罷!

而此刻,那坐立在船中的少年,亦踩著清淺的步伐,靜靜地融入到了瀚海之中。

他的面色溫潤,氣質不俗,倒好似一位得到的高人,只是看他年紀卻與於尊相當。

從他的眸光中可以看出,他亦是一位清淺的少年,他輕輕地笑著,那笑意中流露著一絲溫暖而平靜的光。

他盤腿坐在高天上,而他的身影,則隨著一道道瘋狂地颶風,而四處搖曳著,他總能躲開那一道道颶風,他的臉上,也始終掛著一抹笑意。

當少年遇到少年,會發生甚麼呢?

戰!

一戰會友!

於尊眯著眼,靜靜地望著少年,他想起來了!

「你……怎麼是你……」他記得少年曾經說過,他們皆是天選之人,可真的令人難以預料,竟然在此地會見到少年。

少年笑吟吟地望著於尊,道:「於兄?」

於尊道:「卻不知閣下尊姓?」

少年哈哈一聲大笑,道:「你且叫我漢卿罷!」

這時,清輕輕地踱步而近,道:「師兄?你怎會在此地?」

漢卿笑道:「聽師傅說,師妹下界歷練,漢卿心中自是擔憂,才來此界!」

於尊心底一滯,道:「甚麼……下界?」

漢卿笑吟吟地望著於尊,道:「哦?於兄?可有蹊蹺之處?」

於尊幽幽道:「你所說的下界,可是來自佛陀古界?」

漢卿哈哈一聲大笑,道:「確是如此!」

此刻,於尊的心底,仿似落下了一塊巨大的石頭,他難以置信地望著漢卿,道:「你說得可是屬實?」

這一刻,他心底的悸動,難以言表。他有些不相信,他緊緊地抓住漢卿的手臂,不停地搖晃,道:「可是當真?可是當真?」

或許,此刻的漢卿,正是於尊想要抓住的最後一把稻草罷!

他覺得此刻他離雪琪兒是如此的近,他似乎能夠聽到佳人的呼喚:「於尊!快來!快來啊!」

漢卿靜靜地望著於尊,待於尊漸漸地平靜下來后,他才輕輕地嘆了口氣,道:「於兄,可有故人在佛陀古界?」

於尊輕輕地點了點頭,忽又搖了搖頭,道:「故人?不!不是故人,是我的妻子……」

若是雪琪兒能聽到,若是她能聽到就好了……是我的妻子……

「那於兄可想入那佛陀古界?」漢卿輕輕地揉了揉額頭,道。

於尊道:「確是如此!」

「那於兄可對佛陀古界有所耳聞?」漢卿道。

「甚麼耳聞?」於尊幽幽道。

「這佛陀古界亦是佛國,乃是為度化眾生才出現的小世界!」漢卿道。

「我不能去嗎?」於尊心底一滯,道。

他好似聽懂了漢卿的言中之意。

漢卿輕輕地點了點頭,道:「確是如此,無關人等,皆入不了佛國!」

「可世界上總有些法子罷!」於尊幽幽道。

漢卿仰頭一聲大笑,道:「於兄說得沒錯,確有路走!」

「哦?漢卿,可否明示?」於尊急切地抓住漢卿的臂膀,道。

漢卿笑道:「於兄可修鍊符術!」

最終,於尊嘆了口氣,幽幽道:「這個法子,我倒是知道!只是,這符咒秘術卻非那般簡單的!」

「哈哈哈!只要於兄心誠,又有何事不可攻破?」漢卿仰頭笑道。

「心誠?難道我的心還不夠赤誠嗎?」於尊苦笑道。

「於兄,可為自己活過一天?」漢卿輕輕地嘆了口氣,道。

於尊失聲大笑,道:「我……我……為何要為自己而活……」

「唉!於兄,你竟與我如此想象!」漢卿嘆了口氣,道。

「我為何要為自己而活……」於尊失神地望著漢卿,道。

漢卿無奈,道:「於兄,別人是無法幫你解開桎梏的,你終要自己尋到心底那道枷鎖的鑰匙!」

於尊失神地望著天空,那一刻,他離雪琪兒的距離是那麼近,近到彷彿能夠觸摸到雪琪兒的手臂,可過了那一刻之後,那種距離卻再次無限的拉伸,直至延伸到地平線的盡頭,那種遙不可及,再次浮上了他的心頭。

漢卿道:「於兄!我這輩子也不可能再見到她了!而你終究還有機會!」

少年恬淡的笑著,只是那絲絲笑意里,卻再也沒了一絲憂愁與悲愴。

佛陀古界,便是忘情的世界!既然塵緣已了,不如與往日做個道別罷!

而這世上又有幾人有如此的勇氣?作別曾經!也就意味著作別所有的過去與未來,而時間終將成為一道不可見的枷鎖,直到終有一日,那時光再也無法囚禁你!

那一刻,便是得道的一刻罷!

或許,可以窮盡那片天地的盡頭,抵達神域,或者成為神祗!

難道這世上真有神明嗎?或許有人可以告訴你完整的答案!然而答案的本身,卻也已被鎖進了時光的大潮里,直至轟轟烈烈的風雨襲來時,才能眼見那片清晰的未來與過去。

那是,你問蒼天!何謂神祗!或許上蒼會告訴你,真正的答案罷!

少年一臉憂傷的望著天空,他身邊站著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而那女子的身邊則站著一位挺拔的少年。

少年惜少年,那被稱為漢卿的少年,雖然不苟言笑,只是此刻的他,心底也漸漸滋生出了一絲悲楚與憂愁。

他始終還是個孩子啊!當他看到於尊肝腸寸斷時,他的心底不禁也為他好好的心疼了一把!

而這些拯救未來的少年,終將會在一片片傷痛與麻木中成長為一個個挺拔的男人,他們會用自己的脊樑,挑起這整片世界。

熊熊的焰火,依舊在燃燒著,在那條船中,五彩繽紛的焰火,在漆黑的夜幕下,綻放出燦爛的火光。

漢卿指著那條船,笑吟吟地望著於尊,道:「於兄,那裡面的寶物,全都歸你,怎麼樣?」

客枕 彼時,於尊還處於悲楚之中,他輕輕地抬了抬眼眸,道:「何來的寶物?」

漢卿哈哈一聲大笑,道:「決計是於兄喜歡的!」

於尊心神一滯,道:「難道是詭焰?」

漢卿笑著搖了搖頭,道:「並非詭焰!而是佛光!」

於尊一臉愕然地望著那片燦爛的焰火,道:「真是令人難以置信啊!」

「哈哈哈,就當是送給於兄的禮物,如何?」少年笑吟吟地望著於尊,道。

「這未免也太過……太過……厚重了罷!」於尊激動到口齒不清,道。

漢卿笑道:「這禮物,乃是我漢卿送給於兄的!只要於兄記得漢卿即可!」

於尊輕輕地搖了搖頭,道:「既是於兄的兄弟,便是沒這些禮物,於尊也自會記在心頭的!」

漢卿笑道:「於兄,漢卿並非是厚此薄彼之人,只要是漢卿的兄弟,漢卿也從未區別對待!於兄且收下罷!就當是與於兄的一個見面禮!」

於尊道:「漢卿兄,既如此堅持,那於尊便收下了!」

「只是再見漢卿兄時,卻業已不知是何年何月!」於尊終是嘆了口氣,道。

只是此刻的於尊,心底依舊有一絲不解,於是他問道:「難道這魂主便是佛陀古界的修士?」

聞言,漢卿哈哈一聲大笑,道:「確是其中一種!這佛陀古界中,修士也分為三六九等,這魂主嘛!並非甚麼高人!」

「只是,這魂主亦有上乘修為的,比如我的師妹——清!」漢卿笑道。

於尊無奈地笑了笑,道:「罷了!罷了!如此煩心之事,還是勿憂了!」

。周想起身,凌然趕緊跟在她身邊,周想對周俊招招手,周俊跟著兩人出了飯廳。

「凌然,拿個鐵鍬過來。」

「好!」

周想帶著周俊往東邊的巷道里去,巷道里的滑梯等玩具,又被路勁他們弄回了遊樂房,遊樂房的布置全部拆除了,不過,拆下的東西,又被路勁他們扔頭頂上的綠網子上了,這綠網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106章但它就是在,抹不去的 「邪佛,你緊張嗎!」

葉天傾忽然看向邪佛,開口詢問。

他這句話問的沒頭沒腦,讓人不知道他為何忽然問出這樣的問題。

邪佛有些詫異的看著他。

葉天傾道;「我自始至終所征戰的地方,都是道主級別和不朽高手無法自由出手的地方,但這次不同了!」

「天雷山乃是在域外,所有強者都可隨意出手,沒有限制。」

「說實話我很期待,非常非常的期待,但在期待的同時,我也很緊張!」

「非常非常的緊張!」

葉天傾沉聲說道,完全就是說出自己的肺腑之言啊。

邪佛聽到他的話后,深吸口氣說道:「嗯,我也有些緊張,但此番有蛟龍前輩和我們同行,倒是無需擔心安全問題!」

這倒是實話。

此番有不朽蛟龍,這位主宰級別的頂峰級高手。

他們的確是沒必要擔心安全的問題。

畢竟!

現在全球也就有五位頂峰強者,至於惡魔島的那七位,現在還都沒有恢復到巔峰期,都在惡魔島休養當中。

故而!

完全沒必要擔心,也沒有必要為自己的安全發愁和憂心。

「我有個想法!」

葉天傾道:「此番夜魔跟隨咱們,始終是個麻煩,倒不如讓他繼續昏迷,你們覺得如何!」

「好想法!」邪佛道。

不朽蛟龍點頭道:「嗯,倒是一個不錯的想法,我可以使用點手段,讓他繼續昏迷,而且等到他蘇醒之後,絕對不會有絲毫的懷疑。」

「到時候我在他體內動點手腳,就讓他以為自己是走火入魔了,所以導致的昏迷。」

不朽蛟龍很是認真的說道。

此刻!

正在房間內找了幾位美女,顛鸞倒鳳,好不快活的夜魔。

並不知道,他所期待的天雷山之行,即將在沉睡當中度過。

Оставьте комментарий

Ваш адрес email не будет опубликован. Обязательные поля помечен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