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因為最近他們家出了一點事,這問題,她根本就不放在眼裡的。

這次的事情就算了,郭珍寶眼神一冷:「你哥可不能在跟那個宋冉冉在一起了!」

此時,喬司寒正跟宋冉冉在外面見面,宋冉冉看著喬司寒嘴角邊的傷痕,皺了皺眉頭:「是不是很疼?」

「沒事,冉冉,我皮結實,不怕疼。」喬司寒笑著說,被宋冉冉關心,他很開心。

宋冉冉看著笑的傻裡傻氣的喬司寒,心裡彆扭的慌。

喬司寒沒有秦醉好看,更比不上傅北峻,他的長相,只能算是中等偏上吧,之前一直被帥哥包圍的宋冉冉,其實是看不上喬司寒的顏值的。

對於她來說,落差非常大。

她一開始還想著平靜接受喬司寒,畢竟,她身邊再也找不到比他條件更好的人了。

上輩子到後來,喬司寒還是依舊喜歡她的,所以,她堅定的相信,跟他在一起應該會幸福。

可是誰知道,不。 程美玉猶豫半天,最終講述了她對我如此主動的原因。

跟我猜想的差不多,其實在我還沒出來之前,程美玉就通過辦法,聯繫過爺爺,因為爺爺是被人陷害入獄,再加上她父親這一脈,與熙熙父親一脈遭遇相同,所以在程家沒有了話語權。

但她是爺爺的希望,是程家真正的未來,因為程家小輩中的男孩子,都不成器。只有她才是程家真正崛起,比擬秦家的最大希望,但因為她二叔霸佔了原本屬於她父親的家主之位,所以她也沒了用武之地,甚至她二叔還不斷的打壓她的父親,最終她與父親只能遠離程家,雖然她對外還是程家的大小姐,但她是名存實亡了。

一個沒有話語權,沒有家族任何利益的大小姐,就是一個擺設,結果她陰差陽錯來了這裏。

她爺爺在監獄告訴過她,能幫她重新回到程家的只有一個人,叫林航,也就是我。甚至他希望程美玉可以跟我發展戀人,這樣的話,我可以幫他們程家徹底崛起,甚至超越秦家。

聽到這裏我笑了,果然是老狐狸啊!如意算盤打在我這裏了。

如果不是陳婷做的事情傷透了我,恐怕我知道這件事,三年後會讓程家有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因為這個老傢伙,把我說有未婚妻的話,當成了耳旁風?按照我的性格,就不會慣着了。

不過現在其實我對程美玉,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喜歡吧?沒那種對陳婷的刻骨銘心。不喜歡吧?她每次勾引我,其實我真的很想把她推倒,變成我的女人,只能屬於我一個人。

不過聽完這些,我可以理解了。

其實她對我未必是喜歡,但她是想用自己的身體,來換程家的未來。

為了程家,她選擇了犧牲自己,這種精神感染了我。

不過我還是沒多說什麼。

大概六點多,我們兩個離開海邊,去早餐店買早餐去了。

在回家的路上,程美玉跑去買水,而我百無聊賴,便蹲在馬路邊抽著煙。

我等了十多分鐘,卻沒發現程美玉出來,開始疑惑,買個水怎麼會這麼久?結果我來到超市,卻發現超市空無一人?

我四處找了一遍,發現超市有個後門,等我過去查看的時候,發現有一些貨物東倒西歪,顯然是有人掙扎的痕迹,難道程美玉出事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喂?」

電話那邊傳來了沙啞的聲音,「你是林航?」

我立刻緊張起來,詢問,「沒錯,你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程美玉在我手上,如果你想救她,就帶着司徒熙一起前來溫泉花園東南角的亭子,記住,別報警,否則你只能看到程美玉的屍體。」

程美玉被綁架了?對方是什麼人?為什麼點名讓熙熙也過去?秦坤的人?因為聲音不是秦坤,但針對我跟程家與司徒家兩個最有希望帶家族崛起的大小姐的人,只有秦坤!

可熙熙是無辜的,我要把熙熙帶去么?還是我自己去?或者選擇不知道此事,任由程美玉自生自滅?我一時間,糾結起來。 回到白季自己的院子,白季隨意拿了條自己的褲子給了林道通。

片刻之後,換上了白季褲子的林道通走出了房間。

來到院子裏的石桌邊,林道通也不客氣,一屁股坐在了白季面前。

「小子,能把重劍用得像是個刺客,也就只有你了……」

白季攤了攤手。

「我也不想。」

實在是情況不允許啊。

穿越以來的一切面對情形,讓他的劍術自然而然就發展成了這個樣子。

「看樣子,你那一身劍術雖然有不少其他刀術劍術的影子,但似乎主體還是你自己在實戰中打磨出來適合自己的用法。」

林道通不客氣地一把奪過白季手邊的一杯茶,一口灌下,才接着說道。

「你這樣子不是個事,如果真的想要用好重劍,你得找個師父。」

「這不是沒人願意收么……」

曾經的白季並非沒有做過這種努力,然而可惜的是,七大派里都沒有和重劍有關的傳承,其他的一些沒有太大名氣的門派白季也難以聽說。

畢竟在江湖上,重劍,還是一個比較冷門的武器。

「我有一個朋友……」

白季瞥著林道通,「這裏沒有別人。」

「我知道……」林道通點點頭,「太乙玄門,不知道你聽過沒有。」

白季臉色嚴肅,想了片刻后,搖了搖頭。

「沒有。」

名字聽起來倒是挺厲害,但是在江湖上,不出名,一般就意味着不厲害。

「西南的一個小門小派,你沒聽過,也是正常。我那朋友,如今就是太乙玄門的現任掌門,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倒是可以為你引薦。他們門派使的,就是類似的闊劍。」

「這怎麼好意思呢……」

白季搓了搓手,「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我沒空。」林道通翻了翻白眼,「我不能離開我們家夫人太久,最多為你寫一份舉薦信,你要是願意,就自己去尋。」

「這……好噠!」

白季幾乎沒有什麼猶豫,就即刻應下。

「劍心,筆墨。」

「哦好!」

看着劍心離去的背影,林道通小心地貼近白季,輕聲問道。

「小子,這是你什麼人?」

白季脫口而出,「青梅竹馬。」

林道通拍了拍白季的肩膀,嘆息了一聲。

「她實力比你強得多,別糟蹋了人家。」

白季端起劍心後來為自己又倒上的一杯茶,抿了一口說道。

「我知道,過幾天就準備送她去劍秀谷。」

「嗯?」

林道通戰術後仰,「你什麼意思?」

「我知道她的實力不該如此,自然是送她去修鍊。」

「我不是這個意思……」林道通臉色一墨,緊跟着又拍了拍白季的肩膀。

「不過你小子還算是個男人。」

劍心很快取來了筆墨。

寫下了舉薦信后,林道通又興緻盎然地對着白季問道。

「時間還早,要不要再練練?」

「這……」白季微微一猶豫,「卻之不恭。」

他不喜歡找虐,不過既然能薅羊毛,他還是樂意的。

儘管對着同一隻羊薅,後續的效果會很差,但有總比沒有好。

……

太陽緩緩在天空中,按照既定的軌跡運動着。

等到僕人來喊時,白季才和林道通停了手。

此時的白季滿身大汗,但是眼神發亮。

他萬萬沒想到,這不多久的時間,自己竟然能夠獲得這麼大的提升。

【因在與強大敵人的交手,對手多次喂招,你對於劍術的理解更上一層樓。你的劍術底蘊+1。】

【經過高強度的多次錘鍊,你的重劍精通練度+1。】

林道通是好人!

好人一生平安!

對練之中,儘管他以幫助白季進步為由,多次血虐白季,以報褲腿之仇。

然而其他大部分時候,他也是盡心竭力的喂招,在短時間內,就給白季帶來了長足的進步。

這種進步的速度看起來相當恐怖,而且沒有任何危險。

但一是因為這種機會很難得,同一個高手,一般也就只有這麼一次提供磨練進步的機會。

再言之,恐怕白季以武境二重的實力,再難找到什麼強大的六重乃至是以上的武者,能夠如同林道通一般,盡心儘力地喂招切磋。

兩人的境界差距足夠大,但是又並非太過離譜。

而白季的起點又足夠的低,才造就了這短短時間內的進步。

提升的兩個方面,都是對人物成長至關重要的兩點。

個人精通練度,是一個人戰力的最為核心的組成部分。

就算有再高超的劍術,沒有精通,也難以發揮的十全十美。

大部分劍術,都有至多發揮出什麼樣威力的說明。

而在這其中,影響因素最大的,就是個人精通了。

高精通,使用劍術、招式,十次使用,八次至高。

低精通,使用劍術、招式,十次使用,兩次至高。

這放在生死搏殺的實戰中,可能就是生與死的差距了。

当年的情 很多時候,劍招的使用,可不僅僅是狂灌氣力即可。

同樣的一招無歸,先後幾次打出的戰績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原因也多半於此。

因為個人精通的不夠,導致招式動作只要有那麼一絲的形變,最後能夠取得的戰果,就是天差地別般的差距。

這還是當前白季掌握的劍術、招式等級較低。

等到等級高了,有些劍術或者招式的使用,更是有着個人精通練度的要求,不達到某個程度,連基本的使用,都難以做到。

至於劍術底蘊,之前在生成劍招時,就已經體現過了它的能力。

可它的能力卻遠不止於此。

底蘊,就代表着潛力。

代表着上限。

以後如果遇到一些高深強大的劍術乃至是招式,沒有足夠的劍術底蘊,哪怕是有着爆出來的戰利品,也不一定能夠習得。

這都是有着硬性要求的。

而此刻,面對僕人的傳喚。

林道通最後看了眼白季,郎聲笑了一聲,一抱拳道。

「好啦!飯我就不吃了,在這裏待的時間足夠久了,我得回去了。小子,江湖路遠,前路共濟。」

「這……」

白季微微一愣,難以想得到這位武境六重的名宿,竟然願意將彼此放在同一個層面。

當下,白季也是巍然而立,鄭重抱拳。

「江湖路遠,前路共濟。」 電視屏幕好巧不巧的就卡在一張詭異幽深的笑臉上。

林雅慕側著身子開包裝盒盡量不讓餘光瞄到電視屏幕。

「吃完再看。」周廷鸞根本沒有給她回答的機會,直接伸手拿過遙控器把電視關了。

Оставьте комментарий

Ваш адрес email не будет опубликован. Обязательные поля помечен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