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滅了?」任小凡愣了一下。

可還沒等他多想,剛平靜的湖水再次開始翻湧。

「小子,老夫勢滅了你!」

巨大的浪花從天池中央向著周圍奔騰,就連地面也開始出現了顫抖。

「誒嘛,城老鬼本尊出來了,小老弟你先自求多福,你張哥馬上就來助你…..」

正在跟東瀛劍聖戰鬥的「張飛」感覺到下面傳來異動,連忙對任小凡大聲喊了一句。

《都市小道長》第一百七十四章:龍脈被毀 「李老師,你起來了嗎。」

李方打開門:「起來了,怎麼了,現在就要走嗎?」

「臧老師和司徒老師都已經在餐廳用餐了,見你還沒下去,怕你睡過頭了就叫我來叫你。」

「好的,我們走吧。」

來到餐廳,臧金元和司徒鈺琳已經吃的差不多了,都在等他一起去會場。

「不好意思,剛才洗了個澡,耽擱了。」

「沒事,快去拿東西吃吧,吃完我們就該去會場了。」

「方哥,那個炒飯好吃,炒麵不怎麼符合我們的口味。」

「好的,知道了。」

吃過早飯,一行人坐車來到了會場,開幕式還沒開始,在現場工作人員的指引下,三人來到了休息室等待。

這次比賽是在東京三得利音樂廳,作為日本第一個專為音樂表演而建的建築,三得利音樂廳坐落於日本東京都港區北部的赤坂,靠近美國駐日本大使館及日本朝日電視台。它始建於20世紀70年代末期,於1986年10月開始對外開放,音響和布局深受好評。

開幕式因為不用進行鋼琴演奏,所以在三得利的小廳舉行。整個小廳可容納384—432人,向諾諾他們這些鋼琴家的隨行人員都已經就坐在舞台前的座椅上了。

座位最前面三排是空著的,第一排安排的是本次選拔賽的領導和評委,而二三排則是參加此次選拔賽的選手。

等到時間來到9點半,開幕式正式開始,在主持人短暫介紹以後,所有的評委以及參加比賽的選手都一一的上了舞台亮相過後,坐到了位置上。

剩下的時間就是幾位領導的講話,以及主持人宣讀比賽的規章制度以及注意事項。等到所有事情都說完,開幕式也就結束了,時間也已經來到11點。

「怎麼樣,中午要一起吃飯嗎? 孤巷少女心 」臧金元對著李方問道。

「不了,我答應我家那位下午去逛一逛,這邊還沒來過呢。」

「那你下午不練琴了?」

「不了,該練的都練的差不多了,再練也不能提升些什麼。」

「方哥,你這是再打擊我嗎!我下午還準備好好練一練呢,被你怎麼一說,我瞬間就不想練了。」

「我們不一樣,我的技術技巧都已經定性了,再練也改變不了,倒是你,還可以繼續練,提升的空間比我可大多了。」

「好吧,真羨慕你們倆個能去逛街,而且金錢自由,不像我,現在還靠這家裡養著,羨慕ing.」司徒鈺琳在一邊囧著臉說道。

「沒事,你現在還沒開始出來比賽呢,等你名氣上來了,還怕賺不到錢嗎。」臧金元在一邊安慰道。

「就是,等你出名了,有的是人花錢請你去表演。還能向朗朗還有李雲迪他們一樣接代言接廣告。」

「借你吉言吧,只能默默的對自己說一聲:加油。」

「行了,回來了給你帶好吃的,有諾諾在,應該能幫你帶回好吃的來。」

「那我就先在這裡謝謝方哥和諾諾姐了。」剛才還囧著臉的司徒鈺琳一下子又開心了起來。

果然,沒有那個女孩子能夠抵擋的住美食的誘惑。

等到了門口,匯合了諾諾等人,大家正要往外走去,一個人突然從旁邊的一堆人里走了出來,攔住了眾人的去路。

李方一行人停止了往前的腳步,看著眼前攔路的人。附近要離開的人看到這一幕,也都停下了離開的腳步,看向了這邊。

「這好像是日本的本田文夫,對面的那些人是中國的代表吧。」

「好像是,本田文夫之前好像說要挑戰中國的李方,是李方吧,我沒說錯吧。」

「恩,沒錯,就是李方,不知道本田文夫攔下他們要幹嘛,趕緊把手機拿出來,說不定有好戲呢,千萬別錯過。」

「這不好吧,畢竟大家都有公眾人物。」嘴上說著不好,手上動作卻不停,拿出手機打開了錄像功能。

一個李方的工作人員來到了李方身邊對著他說道:「他就是本田文夫,那個要挑戰你的人。」

李方點了點頭說道:「恩,我知道,網上看過他的視頻和照片。」

李方走到最前面,對著本田文夫用英文說道:「不知道閣下攔住我們是為什麼?」

對面的本田文夫也用蹩腳的英文回答道:「你就是李方,我是本田文夫,你應該聽過我的名字吧。我就是過來向你宣戰的,我要挑戰你,在鋼琴上面打敗你。如果你輸了,要在記者媒體面前,承認自己配不上他們給你的稱號,你敢不敢接受。」

「這有什麼不敢的,這稱號本來就是他們給我的,我有沒有都無所謂。既然你要挑戰,我接了就是。不過你只說了我輸了的懲罰,那如果你輸了呢,你要怎麼辦?」李方反問道。

「我是不會失敗的,你是打敗不了我的,你不行。」

「你先別管我行不行,你就說你輸了的話怎麼辦吧!」

「如果我輸了,我就。。。。。。我就拜你為師。」

「別,我可不收徒,你還是換一個吧。」

「我想不出來,你說吧。」

「我也想不出什麼懲罰,那你就和我做的一樣吧。如果你輸了,在記者媒體面前承認你自己不如我,對我甘拜下風,五體投地。可以嗎。」

「好,就按你說的。」

「那邊的幾位,你們誰手機拍了視頻了,能傳給我一份嗎,省的到時候他輸了不認賬。」李方對著那幾位拿手機拍視頻的人說道。

很快就有人走了過來,把拍攝下來的視頻傳給了李方,李方看了一下,視頻的畫面和音質都很清楚,道謝過後,就帶著諾諾他們離開了。

「方子,我們隨便去吃點吧,然後你回去練練琴吧。」諾諾對著李方說道。

「不用,我答應陪你逛一逛的,怎麼能食言呢。」

「沒事,我自己也可以去逛的。」

「那不行,你自己去我不放心,還是我陪著你吧。」

「方子,諾諾說的有道理,你還是回去練一練吧,到時候輸了可不好。」

。。。。。。。太原真人端起茶杯品嘗了一口。

茶水入口,在那尋常茶香之下,還有一股淡淡的異香,一聞到這股異香,太原真人精神一振,當即以道力析之,甚至還閉上眼睛,細細品味起來。

周莉、陳華和閆逸雲也都紛紛品嘗了茶水,覺得這翠蝶春的確是靈茶妙品,但見太原真人堂堂仙人居然閉眼享受,又覺得不至於吧

《我在仙域當農民》第470章似曾相識的源頭是自己? 「……」清隊。

這個任務實在是太難了,他什麼都不怕,就怕猛男落淚!

趙青葵可不管,再待下去她的無敵金剛拳就要忍不住了。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同樣是斯文人她家寧寧怎麼就這麼帥氣這麼MAN呢。

不過如果寧寧子也是這樣的哭包,估計……她掰都給他掰正了。

而追上來的李書良也是一臉的驚慌:「到底怎麼回事?咱們白晝城治安不錯啊怎麼會有人失蹤呢?」

「不知道,先去火車站看看。」

火車站在東區,從這裡過去搭公車二十分鐘,不過加上等車的時間就不好說了。

騎自行車的話,只要蹬得快二十分分鐘也能到。

於是趙青葵二話沒說回家拉了司寧的自行車就走。

李書良自然擔起騎車的角色,他載著趙青葵一路狂踩。

兩人明明去辦正事,在外人眼裡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劉大明和劉小芳看著這兩人騎著二八杠風風火火走了,不由得埋汰。

「這趙青葵還真是有一套,連金銀樓的孫子也迷惑得五迷三道的。」

「所以說她店鋪開了一個又一個呢,專門挑有錢人下手,紅梅真該跟她學學。」劉大明在一旁酸溜溜的說。

「呸,我女兒才不要那麼賤呢。」劉小芳一臉的晦氣的朝地上吐了三口唾沫,足以看出她是有多麼反感趙青葵這朝秦暮楚勾三搭四的行為。

劉大明撇撇嘴沒說什麼,只道大姐小農思想,改天一定要給紅梅介紹一個有錢的黃金漢。

而那幾個兄弟則不是那麼想的,他們邪惡地幻想著這漂亮的小姑娘一雙玉臂千人枕的模樣,不由得有些喉嚨發乾。

他們手上也挺有積蓄,不知能不能一親芳澤呢?不求朝朝暮暮,但求一夜夫妻也可以啊。

芳姐服裝店裡的人各有各的執念,總之都是些上不得檯面的執著。

而這邊李書良踩自行車踩得腳下冒煙,終於用最短的時間趕到了火車站。

果然看到霍隊一行正散入人群打聽這麼一個女孩子。

也是到了這兒趙青葵才對這個失蹤的女孩子有了初步的輪廓印象。

這個姑娘穿著絲綢旗袍,外面披著一件針織披風,長發齊腰瓜子臉秋水眸。

總之,就是個美女的形象。

這樣的絕色在火車站失蹤,難怪那哭胞會哭。

趙青葵突然就有些理解哭胞了。

不過,好端端的女孩子怎麼會消失?就算被人流衝散也不至於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擄走吧?

也不知這年頭拐子多不多,若這女孩真被人給拐賣了,那就完蛋了。

博覽會不用辦了,以後白晝城再也無法立足了。

霍隊和清隊顯然也知道其中的厲害,所以都是一臉嚴肅。

不過火車站的客流量太大,尤其是博覽會準備開始了,來這裡的人多貨多哪有人會注意周遭?

就算看到美女也不會多留意了好吧?

而且如果是別人把她拐走,肯定會有目擊者。

可偏偏沒人發現異常,這說明什麼?

那美女很有可能是自己走的。

。 目送江家幾人,帶著數百個黑衣人離去,執法小隊的小隊長,臉上的笑容都消失不見,眉頭瞬間皺起。

「隊長!這些人有什麼問題嗎?」看到他的臉色有些不對勁,在他身邊的一個青年,急忙開口問道。

「你們發現沒有?那些黑衣人好像有些古怪,看起來不像是我們天心谷的修士,而且他們身上的衣服,我好像在哪裡見過。」小隊長面色遲疑的說道。

「聽你這麼一說,那些人好像真有問題,據我所知,江家派往礦場的人,好像在半年之前,就已經全部返回,就算有一些遺漏,但這數量也太多了一些。」青年眉頭緊皺,面色凝重的說道。

「隊長!我想起來了,那些黑衣人身上的標誌,好像是屬於天魔神宮的。」另一位執法隊成員突然驚呼道。

「什麼?天魔神宮的標誌?你能夠確定嗎?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你最好給我想清楚了。」聽到對方的話,小隊長頓時臉色一變,目光死死的看著對方的眼睛,面色凝重的說道。

「不會錯!那確實是天魔神宮的標誌,我在幾年前,外出歷練之時,見過一次,雖然時間太久,但天魔神宮的標誌太過獨特,我是不會忘記的。」那人遲疑了一下,而後面色堅定的點頭說道。

「不好!江家這是想要造反啊!」

小隊長頓時驚呼一聲,而後急忙拿出了傳訊珠,開始傳遞信息。

正在修鍊中,衝擊著瓶頸的侯戰天,眉頭突然一皺,有些疑惑的拿出一枚傳訊珠,但在片刻之後,他的雙眼頓時睜大,浮現一抹駭然之色,緊接著,一抹冷汗,便從他的額頭流淌下來。

瞬間站起身,侯戰天便直接推門而出,看了一下周圍之後,身形頓時騰空而起,而後便朝著一個方向,瞬間爆射了出去,轉眼之間,便已經看不到他的身影。

過了一會之後,小隊長看到匆匆趕來的侯戰天,面色頓時一喜,急忙帶人迎了上去,言語恭敬的說道:「第七小隊隊長周家紅,以及第七小隊所有成員,參見侯長老。」

「周家紅!你之前傳訊給老夫,所言可否屬實?你應該明白這事的嚴重性,決不能有絲毫的錯誤。」侯戰天並沒有跟對方客氣,直接進入正題道。

聽到侯戰天的話,周家紅轉頭看了一眼,那個告知他天魔神宮標誌的青年,而後轉頭直視侯戰天,咬了咬牙,眼神頓時變得堅定,重重的點了點頭,面色十分認真的說道:「侯長老!屬下句句屬實,那些人百分百是天魔神宮的修士,要不然,就讓屬下帶您親自去確認一下。」

「好!那你趕緊帶老夫過去,如果真是江家的人,勾結天魔神宮,背叛我們天心谷,你們就立了大功,獎勵絕對不會少。」侯戰天點點頭說道。

「多謝長老大人!」

聽到侯戰天的話,這支執法小隊的所有人,皆是一臉興奮的說道。

「你們先返回執法堂,等候我的消息。」周家紅對他的那些隊員吩咐了一句,而後便對侯戰天點了點頭,轉身朝著之前江家那些人,離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一路風馳電掣,周家紅跟侯戰天,雖然沒有追上之前的那波人,但卻是碰到了,另一波同樣是由幾個江家修士帶領的數百黑衣人。

「侯長老!這些人並不是屬下之前遇到的那些人,屬下懷疑,已經有大量天魔神宮的人,在江家的配合下,潛入了我們天心谷。」看著神色有些慌亂的幾個江家修士,周家紅急忙小聲對侯戰天說道。

「看來確實是這樣,就是不知道,到底潛入了多少人?他們的目的又是什麼?」聽到周家紅的話,侯戰天面色凝重的點點頭。

說道這裡,侯戰天雙手背在身後,雙手之中,卻是出現了一大把傳訊珠,而後則是開口說道:「你們好大的膽子,身為我天心谷的弟子,竟然勾結外人,圖謀不軌,還不給老夫從實招來,如若不然,就別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Оставьте комментарий

Ваш адрес email не будет опубликован. Обязательные поля помечен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