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尖利的笑著,他的牙齒,變得青森而又可怕,他吞噬著這片天地間應有的生機,他瘋狂地掠過山河湖海,直至那片世界,僅剩下一片荒涼與枯槁。

於尊不想再繼續坐視不管了,他揮舞著手中的彎刀,狂舞在半空。 只聞一聲巨大的轟鳴! 他的刀,融入到了那片枯槁的骷顱之間,而那片枯槁的骷顱,則滲出了一片片清幽的焰火,那焰火熊熊燃燒著,它竟侵入到了於尊本體之中。 或許,化為瘋魔的風弦,也不會料到罷!這最終的一幕,竟會如此的荒謬、可笑。 那片清幽幽的焰火,它們靜靜地啃噬著於尊的魂魄,然而這一切來的又是如此的突然…… 那片焰火,竟靜靜地融入到了於尊的瀚海之中,它雖瘋狂,然而卻抵不過瀚海中的風浪,當它即將熄滅時,一片彩霞忽的融入其中。 呼哧! 一聲爆燃! 那片焰火,竟又被點燃了! 焰火終究溶解在了於尊的瀚海中,而它終將化為於尊心底的力量,那是靈魂之焰,亦是靈魂的盛宴! 瘋魔漸漸地伏下了他難堪的身軀,他終化為了一片枯骨,倒在了那片骨屑之中。 於尊嘆了口氣,靜靜地望著長空,道:「風大哥,好走!」 他依舊是他的風大哥啊!那段難以令人遺忘的記憶,如同往昔般,散發著灼灼的魅力,他始終在故時的回憶里,活過一程啊!或許那時的風弦,並沒有過錯罷! 而此刻,那坐立在船中的少年,亦踩著清淺的步伐,靜靜地融入到了瀚海之中。 他的面色溫潤,氣質不俗,倒好似一位得到的高人,只是看他年紀卻與於尊相當。 從他的眸光中可以看出,他亦是一位清淺的少年,他輕輕地笑著,那笑意中流露著一絲溫暖而平靜的光。 他盤腿坐在高天上,而他的身影,則隨著一道道瘋狂地颶風,而四處搖曳著,他總能躲開那一道道颶風,他的臉上,也始終掛著一抹笑意。 當少年遇到少年,會發生甚麼呢? 戰! 一戰會友! 於尊眯著眼,靜靜地望著少年,他想起來了! 「你……怎麼是你……」他記得少年曾經說過,他們皆是天選之人,可真的令人難以預料,竟然在此地會見到少年。 少年笑吟吟地望著於尊,道:「於兄?」 於尊道:「卻不知閣下尊姓?」 少年哈哈一聲大笑,道:「你且叫我漢卿罷!」 這時,清輕輕地踱步而近,道:「師兄?你怎會在此地?」 漢卿笑道:「聽師傅說,師妹下界歷練,漢卿心中自是擔憂,才來此界!」 於尊心底一滯,道:「甚麼……下界?」 漢卿笑吟吟地望著於尊,道:「哦?於兄?可有蹊蹺之處?」 於尊幽幽道:「你所說的下界,可是來自佛陀古界?」 …

他尖利的笑著,他的牙齒,變得青森而又可怕,他吞噬著這片天地間應有的生機,他瘋狂地掠過山河湖海,直至那片世界,僅剩下一片荒涼與枯槁。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