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brielapersse5

「沒問題!」方雲點了點頭,「獸皇而已,如今的我想殺獸皇實在是太簡單了!」

「不過……另外兩頭獸皇的事情先放放,我先召集人手準備探索一下這霧島下面究竟有什麼寶物。」洪面露微笑。 「沒錯,此地有草木之靈、摩雲藤、還有這頭觸手獸皇……霧島下面一定特殊的寶物。」雷神也點了點頭。 像摩雲藤……的確堪稱是無價之寶,在茫茫宇宙之中,一株摩雲藤的報價都是不可思議的。 洪通過一些宇宙知識傳承特知道摩雲藤價值,所以當初的他才那麼興奮,甚至於捨得將『念力兵器』兌換給了羅峰。 「既然方雲已經將獸皇觸手獸給擊殺,現在探索霧島湖泊最大的難題已經被解決。」 「而且很多議員都已經開始探索霧島湖泊,還有一些戰神也都在做準備工作。」 「其他事情我就不多說了,手快有、手慢無,我現在就潛入霧島去搜索湖泊中的寶物!」雷神衝天而起。 「嗯。」洪點了點頭,「方雲你也先去吧,我還有些事情要安排一下。」 方雲點了點頭,而後也直接飛向霧島,這木伢晶可是好東西。 洪很快下達了命令,先是召集了一個個戰神去處理獸皇的屍體。 而後緊急召集了一位位巡察使和親衛,不過並沒有包括方雲。 「一旦發現寶物,你們能奪則奪,不能奪可以立即通知我。」洪看着眼前的一個個行星級強者。 「是,館主。」一個個親衛和巡察使都立即應命而動。 「你們此次發現的寶物,一旦最後被成功得到,那發現寶物者可以獲得寶物價值本身的30%。」 「奪得寶物者也能得到寶物家中本身30%,而最後剩餘40%歸武館。」 簡單來說,他們得到寶物,洪也有抽成,不過這種抽成有點類似『交保護費』。 而此刻其他方向,包括方雲在,也有不少議員強者飛入霧島湖泊當中去。 一場吸引全球注意力的寶藏大發掘,此刻正式開始了。 不過方雲尋找了許久,木伢晶的味都沒聞到……也不知道是不是巴巴塔在針對方雲。 尋找了近兩個小時毫無所獲,方雲也就出了湖泊。 「霧島湖泊的寶物……其實巴巴塔不想丟的話,連根毛都找不到。」方雲無奈搖頭。 「不過若是羅峰來的話,沒準巴巴塔會扔出『木伢晶』……」 方雲在湖泊旁瞥了一眼遠處,只見數萬米外又有一道人影飛行霧島,顯然又是一位議員強者聞風而來。 「可惜不是羅峰……算了先等等,羅峰應該快到了。」 …… 「嗯……這方雲就想着坑我的木伢晶。」霧島地底,隕墨星號之中,小惡魔巴巴塔『看着』霧島上的方雲咬牙切齒。 「等等……又來了一個天才,腦域闊度21的地球精英!」 「等他達到行星級之後,估計就能夠達到22了。」 「雖然在隕墨星上可能很一般,不過他在這個地球上來說,這個小傢伙的精神念師天賦僅次於方雲!」 「算了,在地球等了幾萬年,才等到這兩個天才,矮個子裏挑個高的。」巴巴塔看向三位投影之中的羅峰暗自點頭。 …

「沒問題!」方雲點了點頭,「獸皇而已,如今的我想殺獸皇實在是太簡單了!」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

仔細的回憶著輪迴深淵裏的場景,孟有房的心頭突然閃過一道劍光。

孟有房頭頂上天雷滾滾。 「不會那道劍光是為這兩個貨準備的吧!」 他越想越覺得這種可能性很大,否則,融合的時候為什麼他的是劍,而劍如雪是刀呢? 「八師弟?」 劍如意小聲的喊著孟有房,她的臉上有些羞澀:「八師弟,縱然師姐天生麗質貌美如花,你這樣看着我,我也是不會喜歡你的。」 「噗!」 劍揚噴出一口氣,他趕緊是別過臉去,向遠處挪了挪身體,不敢看劍如意。 孟有房卻是沒有在意,他慢慢的回到椅子上坐下沉聲說道:「你們容我想想,可能還有別的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范伯勛一下子就從輪椅上站了起來:「孟師弟,此話當真!」 。 軒轅麟月懶得搭理綾清竹,綾清竹也不惱怒,而是把目光挪到了那顆涅槃心上。 於是綾清竹便開始對涅槃心動起了手,先是破壞那光芒便廢了點力,然後在把涅槃心融化。 這每一件事情都依靠了她腳下的青蓮,軒轅麟月隨意的瞥了一眼后就離開,那涅槃心的能量對於她來說還不如多吞兩個妖靈呢。 只是那青蓮讓軒轅麟月想起了自己的那個青蓮台,被那個大傢伙拿去培養了還沒有還給自己,恐怕還沒有達到那傢伙的要求吧。 於是軒轅麟月搖了搖頭,把這些事情拋在腦後,綾清竹把涅槃心服用以後嘴角微微翹起道:「閣下倒是守信用,接下來我要煉化這涅槃心的能量,還未閣下也勿要打擾我。」 說完綾清竹也不等軒轅麟月回答,直接開始煉化了起來。 「搞的別人真的想對做什麼一樣。」黑袍下的軒轅麟月無語的翻了翻白眼,覺得綾清竹這傢伙純粹是自戀。 走到石棺旁邊后軒轅麟月瞥了一眼棺中骸骨,無奈的撇了撇嘴,這是連屍體都沒有啊,就只有骨頭了。 突然軒轅麟月瞥到了棺材的棺壁上有一行字。 [吾之平生,以陰陽之力晉涅槃,故吾之所留,需以陰陽調和為解,而陰陽未和,必獲焚身之果。] 看完后軒轅麟月的表情有些奇怪,神色古怪的瞥了一眼那青蓮之中的綾清竹。 「這傢伙,額,怎麼說呢。」軒轅麟月有些無語,但也不打算多管閑事,死了就死了,與她無關自己不看的。 而且軒轅麟月看了一眼大門,直接加了道封印,封印之中蘊含著一絲的她的能量,只要林動碰到了就會短暫的獲得她的血脈力量加持,打不贏也死不了。 軒轅麟月的防禦力那可是天下第一,除非她自己撤去防禦,要不然朱竹清她們,咳咳,懂得都懂。 「這老傢伙是個色狼啊,陰陽之力,呵呵。」軒轅麟月的嘴角直抽抽,顯然這陰陽之力可不是正了八經的陰陽之力,而是男陽**的陰陽之力。 好聽點叫風流公子,難聽的就是色狼淫賊。 如果过去 「這要是個女人…emmm,不過看這骨形應該是個男的。」軒轅麟月看了一眼骸骨,確認了這骨頭主人的性別後鬆了口氣,要是個女的她得感覺跑,而且還是拉著林動一起跑,畢竟靠這種事情晉陞涅槃的傢伙,鬼知道她是禍害了多少男人。 好在是男的。 突然一股能量翻湧的波動出現在大殿內。 …

仔細的回憶著輪迴深淵裏的場景,孟有房的心頭突然閃過一道劍光。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

在二人交手之時,天山已經發生大面積的血崩,這都是因為力量太強,震的天山直顫。

噗! 手握誅仙劍的帝靈,揮劍披星戴月,劍出海嘯山崩。 劍氣縱橫,與羅尊魔氣分庭抗禮,二人之戰,絕對是當代至強一戰。 下方月紅。 看帝靈無暇分心,她知道自己現在不走,等會可就想走都走不了了。 嗖! 月紅迅速撤退,當她快要遠離鎮魔窟時,她忽然瞳孔睜大,轉身沖着上方羅尊喊道:「羅尊,翔霖已經死了!你別被帝靈給騙了!」 說完,月紅迅速溜之大吉。 「孽障!」與羅尊打鬥的帝靈,聽到月紅居然出賣自己,這氣的他咬牙切齒,恨不得追殺月紅這個叛徒。 「好啊!」 「兔崽子,你居然敢騙我?」 「翔霖是怎麼死的?」 「你要不是不說,老子現在就血洗劍宗!」 羅尊憤怒一樣呀,怒視對面帝靈,以威脅的口氣質問道。 「你信那個女人的話嗎?」 「那你會死的很慘。」 「我師父的實力,你是清楚的。」 「你都沒死,他老人家怎麼可能會死?!」 帝靈冷笑。 看羅尊惱怒的樣子,多半也是不相信月紅所說。 所以,帝靈故意迷惑羅尊,以假亂真,這得是上乘的攻心計! 羅尊瞳孔睜大。 月紅差點死在自己手裏,按正常這個臭娘們的話不可信。 可月紅為什麼偏偏要,在這個時候告訴自己? 思來想去,羅尊還是半信半疑。 看對面帝靈似笑非笑的樣子,羅尊氣惱一咬牙,突然轉身沖向劍宗方向。 「羅尊,你給我回來!」 羅尊這個舉動,瞬間讓帝靈亂了陣腳。 以羅尊的性格,闖入劍宗定會大開殺戒,到時候自己師父翔霖沒有出來,那自己的謊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混蛋!」 …

在二人交手之時,天山已經發生大面積的血崩,這都是因為力量太強,震的天山直顫。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

喻言非常肯定地對她點點頭。

常秋黎這女人地腦子指定有點問題。 吃過飯之後,傭人來收拾餐具,喻言去廚房裡重新做了一份,要給陸知衍端進去,被常秋黎攔下。 「給我吧,正好也到了給他做治療的時間了。」常秋黎對她伸出手。 「你確定他現在想看到你,我敢保證要是這一趟飯你去送,他今天都不會接受你的治療。」喻言無比篤定地道。 「為什麼?」常秋黎十分疑惑地問道。 「那你要試試嗎?」喻言將飯菜舉到了她的面前。 常秋黎狐疑地打量著喻言。 她是催眠大師,自然也是心理這方面的專家,她能通過眼神跟表情讀懂對方的心中所想。 此刻喻言的幸災樂禍的表情簡直不要太明顯了,她猶豫了一會還是放棄了。 喻言端著飯菜送了進去。 陸知衍白沒有鎖門,喻言拉開門把手就走進去了。 他正站在窗戶邊看著外面,也不知道實在想什麼出了神,連喻言走進來走沒有察覺到。 「先吃點東西吧,一會還要進行恢復治療。」喻言害怕嚇到她,先敲了敲門才開口道。 「嗯。」 陸知衍悶悶地應了一聲,來到桌子旁邊坐下。 喻言將飯菜擺上,把筷子遞給了他。 陸知衍慢條斯理的吃起飯來。 不得不說即便失憶了,他身上天生的那股矜貴氣質也絲毫不減,即便只是吃個饅頭也是那樣的賞心悅目。 此時門被悄悄的推開,翁久久探出頭好奇地往裡面看。 她自己偷偷摸摸的,沒注意到還有三隻尾巴跟在她身後。 於是翁久久的頭冒了出來之後,上面冒出來謝風的,下面冒出來兩小隻的。 喻言不經意間往門口看了一眼,瞄到這樣的一幕被嚇了一跳。 「你們在幹什麼?」她有些無語地道。 你們? 翁久久愣了一下,站了起來往身後看。 發現一大兩小正在用各樣的眼神看著她。 「你跟過來幹什麼?」翁久久沖著謝風的頭拍了一下,然後又指了指兩小隻:「還有你們,不是說要去樓上玩嗎?」 「小靈,沒什麼好看的,我們去樓上玩吧!」喻小成若無其事地道。 「哦。」喻小靈憋著笑,轉了轉水靈靈的大眼睛便跟著上樓了。 她在邁上樓梯的時候還學起剛才翁久久走路時候的樣子,踮著腳尖輕手輕腳,鬼鬼祟祟的像是個小偷。 …

喻言非常肯定地對她點點頭。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

雖然他也不知道雲逸凡究竟能不能煉製六品丹,不過他相信,以雲逸凡這樣的天賦,成為六級煉丹大師無非就是時間的問題,所以提前拿牌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好吧,聽老哥的,那我就不客氣了。」 雲逸凡思緒片刻,乾脆也不再遲疑,反正他心裡清楚,自己現如今就算是七級丹藥都能夠煉製,拿個六級令牌的確沒什麼! 「小兄弟,你暫時就先別回天命宗了,就暫且在這兒住下,有空的話,我帶你去見見丹盟的那幾個老古董,也讓他們認識認識你。」 宏石長老的面色正了正,突然對著雲逸凡邀請道。 「在這兒住幾天倒是沒問題,至於去見其他人,我看就算了吧,小弟不想太過高調,還是低調一些比較好。」 雲逸凡笑了笑,十分自然地回道。 「哈哈哈,低調一些也對,太高調的話,的確容易惹人嫉妒,那就不見也罷,反正將來機會多得是。」 宏石長老朗聲一笑,沒有再繼續強求,「小兄弟,你現在是六級煉丹大師,在這丹盟當中也算是比較高位的存在了,有空的話,你可以在丹盟到處走走熟悉一下,還可以去藏書樓那邊翻看典籍,爭取早日達到煉丹宗師的級別。」 從雲逸凡之前的煉丹手法來看,雲逸凡距離煉丹宗師恐怕也不會差太多了,他真心希望,雲逸凡能夠早日達到煉丹宗師的級別。 二十歲出頭的煉丹宗師,整個丹盟都已經多少年不曾出現過了?他真的很想看看,當雲逸凡以二十歲的年紀達到煉丹宗師之時,其他人會有怎樣精彩的表情。 「多謝老哥的提醒,我會抽時間去到處看看的。」 雲逸凡笑了笑,一口應了下來。 坦白講,他對著天命城丹盟也是真的有些興趣,屬實想要多了解一些。 「很好,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在老哥這裡住下,老哥我要去密室閉關一些時日,認真修鍊那部養氣訣,等練成之後,再陪小兄弟你秉燭夜談!」 他這會兒早就對雲逸凡贈予他的養氣訣嚮往不已了,畢竟,那可是能夠治好他的兩處大穴的神技,他恨不得現在就開始修鍊。 「也好,老哥你去閉關吧,我就在這裡呆上幾天,若是遇到什麼問題的話,老哥來這裡找我便是。」 雲逸凡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反正他此番出來就是想要歷練自己,在哪歷練都是歷練,何況眼下宏石長老的情況並不穩定,如果對方修鍊養氣訣出現問題的話,他還可以隨時出手解決一下。 就這樣,二人又簡單聊了幾句,隨後,宏石長老便是去密室閉關修鍊養氣訣去了。 而雲逸凡則是留在了原地,直接暫住了下來。 。 陳桑和蕭平君一塊去的食品廠,守門大爺看到陳桑跟她打招呼,「來上班了?」 陳桑拉着蕭平君的手,笑了笑,「還沒呢,過來找廠長問點事。」 見過幾次了,又知道陳桑是和心眼不錯的人,大爺直接放兩人進去了。 找到廠長的時候,他正在車間視察工作,他讓手底下的人帶陳桑兩人去辦公室等著。 蕭平君卻問洗手間在哪,那人指了個方向,「前面左轉走到頭就是了。」 陳桑一個人坐在辦公室里,室內的擺設十分簡單,辦公桌是噴的紅木漆,辦公椅是個純木頭的椅子,並不是那種十分名貴的木材,就是普通的柏木。 腾崴 辦公椅上的文件被碼放整齊,桌面上放着一個掉了漆的搪瓷杯。 她沒有到處打量,也沒有隨意翻看東西,只是坐在凳子上百無聊賴。 …

雖然他也不知道雲逸凡究竟能不能煉製六品丹,不過他相信,以雲逸凡這樣的天賦,成為六級煉丹大師無非就是時間的問題,所以提前拿牌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

另一邊,南宮玥着急忙慌的爬進窗子裏,下窗枱的時候,還一不小心跌了一跤。

綠萼聽見動靜,連忙開門進來。 「小姐,你怎麼了?」 綠萼將南宮玥扶起來,關心的問道。 南宮玥走到桌邊,一連灌下三杯茶,才一臉慶幸的道:「剛剛就差一點,綠萼你就再也見不到我了。」 一聽這話,綠萼拉着她的手上下查看起來,焦急道:「小姐您怎麼了?是不是那不舒服?還是哪個上官公子又欺負您了?」 「嗯。」南宮玥心不在焉的道:「我剛剛將小叔叔撞倒了,你沒看到他的臉色……」 一想到那場景,南宮玥嚇得打了個哆嗦。 綠萼卻鬆了一口氣,道:「小姐您再這樣一驚一乍的,奴婢早晚的讓您嚇死。」 「你要是見到上官晏的表情,保證立馬蹬腿。」 「倒也是,上官公子沉着臉不說話的時候,感覺像是要吃人一樣。」 主僕兩人吐槽了一會兒上官晏的黑臉,南宮玥就換了一身衣服,往榴園請安去了。 蘇蔓的身子越發笨重了,有時候走路都得讓人扶著才能下地。 南宮玥看這架勢,笑嘻嘻的道:「娘親你不會懷了兩個弟弟吧?」 「你還知道雙胞胎?」蘇蔓今日心情還不錯,沒有懶洋洋的。 「雙胞胎又不是稀罕事,我怎麼不能知道?」南宮玥哭笑不得。 「行了行了,你趕緊去玉蘭園看看吧,你父親說這幾日老太君總是問起你呢。」 說不過,蘇蔓就開始趕人。 南宮玥翻了一個小小的白眼,道:「老太君那是找我?她找的明明是南宮雲煙,讓南宮雲煙去看她唄。」 。 周遭的那些雲霧越聚越多,似有無限變化的可能。 緩過勁來的百里綾,疑惑地看了看這個夢境。 夢境裏和早些時候,有了個明顯地方,那些雲霧實在太多了,連她都看不清楚曹祐,此時位於什麼地方。 停下了撫弄琴弦的動作,她伸出手往一旁摸了摸,確認自己還在這根柱子旁坐着。 也就是說,這裏除了些迷濛的雲霧,就沒多出些其它的東西。 不對!多了另外一些東西,比如那一道俯瞰着她的目光。 「吼!」 嘶吼了一聲,盤旋在高空的這頭牲畜,明白自己的存在已然不是個秘密。 在這裏,它最為在意的就是百里綾。 將百里綾當成了獵物,從萬丈高空俯衝直下,它是如願以償地到達了那樓閣之中,可惜那樓閣成了廢墟,無法像它所期望的那樣子完整。 腦袋挨了百里綾一腳踩,這牲畜偌大的一個身軀,徑直往這地面上砸了來。 …

另一邊,南宮玥着急忙慌的爬進窗子裏,下窗枱的時候,還一不小心跌了一跤。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

「真的嗎?」時崎狂三看著穗乃宇。穗乃宇的實力比自己強太多了,雖然剛才還沒展現出來全部的實力,但現在的時崎狂三早已經明白剛才的那個來自未來的自己絕對是真的。既然這樣,來自未來的自己都說了要聚集所有精靈的靈力才能對付始源精靈。可是要聚集所有精靈的靈力就需要封印精靈的這個能力,自己打不過穗乃宇,那隻能靠穗乃宇了啊。

自己要相信來自未來的自己啊。 「真的。」穗乃宇緊張的看著眼前的時崎狂三。好像要成功了啊,時崎狂三要被自己封印了!五隻精靈代表著自己可以使用這些精靈的天使了啊,戰鬥力的層次會完全不同的。 「那,就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我會直接被你封印的。現在還不行啊。」時崎狂三突然笑了笑。 「哎?哎?哎!難道不是現在就被封印嗎?」穗乃宇呆了,自己都快進去了,時崎狂三卻突然說自己來親戚了,這是什麼鬼啊。 「現在被你封印,你又能做什麼,而且我現在還有事情要做。」時崎狂三說完就對自己用了一之彈然後直接消失了。 時崎狂三消失在此處的瞬間,食時之域也同時消失了。 哎,時崎狂三怎麼來去如風呢?真的很是煩惱呢~ 不過自己確實不是很需要時崎狂三的力量呢,整個約會大作戰最大的BOSS其實就是崇宮澪而已,而崇宮澪又需要所有精靈的力量,少一個都不行,自己現在還少得多,所以有沒有時崎狂三的力量都一樣。除此之外,DEM社的武力值,現在的穗乃宇其實不怕的。 只要時崎狂三有著能被自己隨時封印的狀態就好了。 見時崎狂三消失,穗乃宇也就趕緊扶起了還在地上的鳶一摺紙,讓她躺在了自己的懷裡,治療的話,只能用系統兌換東西了吧。 穗乃宇現在的兌換點還是很多的,兌換一個治療藥劑給鳶一摺紙還是絕對可以的,兌換點不對自己女朋友用,那給誰用啊? 正要兌換,穗乃宇就聽到了後面有腳步聲。 「鳶一摺紙!」原來是崇宮真那突然出現在了天台上。 「她還好吧?」崇宮真那很是緊張的看著鳶一摺紙,自從自己來到AST之後,也就和鳶一摺紙的關係比較好,人生中的第一個朋友的存在啊! 「傷的不是很重,沒有傷及性命。」崇宮真那的突然出現打斷了穗乃宇給鳶一摺紙治療的動作,有人在場還是不要瞎雞兒使用系統的好。「對了,你們AST怎麼來的這麼慢啊。」 現在穗乃宇發現AST越來越有種奧特警備隊的那種感覺了。 「檢測到精靈的靈力波動之後,才不到兩分鐘我就到了啊,這還慢嗎?」崇宮真那覺得自己來的已經很快了。 「兩分鐘?」穗乃宇點了點頭,看來食時之域有著隔絕靈力波動的功能了。「好吧,那你快去把摺紙接回去治療吧。精靈已經消失了。」 「好。」崇宮真那點了點頭,她剛來確實剛好看到了時崎狂三消失的那一瞬間。 在穗乃宇的注視下,崇宮真那直接抱起了鳶一摺紙,化作一道馬賽克直接消失不見了。很明顯是AST的空間轉移技術,和佛拉克西納斯的差不多。 「呃,怎麼現在的人都玩空間轉移啊,一會你走了,一會我走了的。」穗乃宇看著現在已經沒有一人的天台,搖了搖頭,轉身直接走下了樓頂,去找十香去了。 既然時崎狂三已經消失了,食時之域也解開了,當然是去接夜刀神十香回家了。因為這樣的情況,來禪高中是絕對會放假的。全校學生突然暈倒,這已經是超級大的事情了啊。 。 「哈哈哈哈,殺幾個人而已,居然還需要鬧到這個地步。看來血心辦事還是太柔和了,換成是我,誰有意見當場殺了便是,哪裏用得到震懾?」藍羽咂了咂嘴,有些不當回事兒的說着。 「你這老東西,還是以前那樣子!那可都是我血谷的弟子,若不是忍無可忍,誰願意去屠戮同門。」藍羽這話方一出口,藺湘竹便是斜了他一眼,有些不高興的講到。 「那些外門高層已經與總門與血谷貌合神離、離心離德久已,若是不幹乾淨凈的清洗一番,多半會後患無窮。如今正是關鍵之時,又何必養虎為禍呢?」藍羽搖了搖頭,從他的語氣里可以聽得出其對於歷連山所選的解決方法還是有些不滿。 「老祖新逝,這事兒必定是要傳出去的,總門不可能永遠瞞着下面的外門。雖然這無傷大雅,可未必就不會刺激那些虎狼動些歪心思。畢竟暗箭難防,若是有人趁機帶着所管的外門叛變血谷轉投他處,造成的影響可就大了,這等消息的壞處你們不會不知道吧?這次不殺,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了。」藍羽冷笑了起來,語氣中滿是寒意的說着。 「這…」藺湘竹聞言,就是一滯,一時間也不知如何去反駁。 「你說的有理,那這裏就更要速戰速決了,實在不行便是需要你回去一趟去處理了。這畢竟是萬年大計,若是出了紕漏,我等可都算是宗門的罪人了。」那穿着麻衣手持煙桿兒的中年漢子點了點頭,神色也是沉了下來,很顯然藍羽的擔憂也是不無道理。 「嘖!」只看那麻衣巨擘重重的嘬了一口手上的煙桿兒,接着便是吐出了一片血紅的煙霧,隨即就是把煙桿兒一收,表情也有些認真了起來。 …

「真的嗎?」時崎狂三看著穗乃宇。穗乃宇的實力比自己強太多了,雖然剛才還沒展現出來全部的實力,但現在的時崎狂三早已經明白剛才的那個來自未來的自己絕對是真的。既然這樣,來自未來的自己都說了要聚集所有精靈的靈力才能對付始源精靈。可是要聚集所有精靈的靈力就需要封印精靈的這個能力,自己打不過穗乃宇,那隻能靠穗乃宇了啊。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

王夢欣也不認為林天成會亂來,她想了想,終究沒有阻止。

林天成走上前,敲了敲門。 「誰啊?」李婉茹聲音有些不對地問了一句。 「天成集團的,勞煩開門,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徐老談。」林天成道。 「徐老累了。誰都不見。」 林天成估計他說什麼,徐老都不會見。索性微微用力,直接把徐老家的木門給推開。 房間內,徐厚典正坐在椅子上面,雙目空洞,渾身的力量都彷彿在頃刻間被掏空。 李婉茹站在徐厚典身邊,滿臉自責和歉疚,不停地抹眼淚。 「你、你是誰?怎麼闖進來了?請你出去。」李婉茹有些驚慌,擋在林天成面前。 林天成道:「我叫林天成,是和天成集團王總一起過來的。剛剛翔宇集團楊總和你們的對話,我統統聽到了。」 李婉茹大吃一驚,立即道,「楊總剛剛沒說什麼,徐老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 徐厚典無力地看了林天成一眼,「你既然都聽到了,還來找我幹什麼?」 「老徐,不要相信楊斌,他只是故意嚇唬你,你什麼事都沒有。」李婉茹道。 林天成沒有理會李婉茹的辯解,只是看著徐厚典,「徐老,今天我和你的談話,除了我們三個人,還有欣姐之外,不會再有第五個人知道,所以,你不需要有任何防備,我也直接和你開門見山。」 徐厚典厭惡地看了林天成一眼,截止現在,他仍舊不信林天成真的聽到了楊斌和他們的對話。他覺得林天成不過是故弄玄虛,想要套出他和楊斌的對話。 林天成直接道,「你不幸罹患惡疾,而我恰好是一名醫生。」 徐厚典驚疑地看了林天成一眼,旋即笑道,「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的身體很健康。就算我身體上有什麼問題,也可以去大醫院。」 「恕我直言,你和這位女士的病,目前世界上面還沒有特效藥,最多是能夠控制一下,當然了,楊總說的很對,這個病應該不會影響到你的工作和生活,但會對徐老的聲譽造成很大的影響。」 徐厚典驚的一下子站了起來,直愣愣地看著林天成。 「徐老和這位女士情投意合,我不會看低你們任何一人,你們都是受害者。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你們兩個人的病,對我來說並不是不治之症。」 徐厚典沒有抱任何希望,他重新坐了下去,「小夥子,你走吧。不要鋌而走險,楊斌不是你能惹的。」 「你誤會了,我是真的能治,我親手治癒過一名患者。而且,治療你的病,我不需要太多時間,只需要用一味祖傳的特效藥就好,只是藥方已經失傳,剩餘的葯,只夠兩個人醫治,所以,今天的事情,我也希望徐老為我保密。」 看見林天成信心滿滿,李婉茹不由抱了幾分希望。 徐厚典不屑一笑,「世界上罹患這種絕症的人很多,其中不乏權貴人士,你沒有必要把這種葯浪費在我身上。」 「投緣!」 林天成用誠懇的目光看著徐厚典,「正如徐老說的那樣,若是投緣,送你何妨,若不投緣,千金不賣。徐老得知自己罹患惡疾,並未對這位女士有半分呵責,這是什麼樣的風骨和胸襟?就憑徐老的為人,我也不忍看徐老晚年還要被別人玩弄於鼓掌之中。」 「老徐?」李婉茹用詢問的目光看著徐厚典。 林天成知道徐厚典依舊不會相信自己,他伸出手,手掌心有一顆黃豆大小的黑色圓球。 這是林天成在進來之前弄的一點泥土搓揉而成。 「徐老,這就是秘製藥丸,一顆下去,藥到病除,立竿見影。」林天成道。 徐厚典根本不信。 …

王夢欣也不認為林天成會亂來,她想了想,終究沒有阻止。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

「哼,侯明遠這就是得罪我的下場,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知道厲害。」

黃大海冷笑著。 說話的時候,他已經是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面, 侯明遠的保鏢想要動手。 「想想你們的家人,如果你們今天敢動我的話,那在我死前……我會把你們的家人也都給收拾了的。」 「侯明遠每個月就給你們開那點工資。」 「你們自己好好想想看,有必要就為那點錢,把自己的命搭上,把家人的命也都搭上嗎。」 黃大海漠然的說著。 那正準備動手的保鏢,聽到這話后,腳步陡然停止。 是啊! 就那點錢,因為這點錢就喪命的確不值得,連累自己的家人更是不值得。 保鏢的額頭上流淌下冷汗,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他們的職責就是保護侯明遠,現在侯明遠被打,他們應該出手的。 但問題是! 如果他們出手的話,那可能真的要丟掉性命,自己的家人以後也不可能再有好日子過來。 「哼,都給我滾遠點,不要在這裡礙眼,這是我和侯明遠的恩怨,你們沒資格插手,都給我滾吧。」 黃大海霸氣的擺手,這些保鏢對視一眼,竟是真的緩緩後退出去。 。 「因此,我們的第一種選擇,就是現在直接和他們正面剛,好處是可能與其他六人聯盟,先解決穆清白六人,最後再進行最後爭鬥。只是這個選擇有些風險,當然也會有小几率情況出現,我們可能會面對12個競技者。」 「第二種選擇,就是等,等穆清白擊殺六人以後,我們再出手,最後就看鹿死誰手。」 其實這兩個選擇,都是基於蘇白對自己實力的自信提出來的,並不是很細緻。 柳虹月聽聞后,簡單的思考了一下,隨後開口說道:「如果穆清白不動手,我們怎麼辦?」 「那我們就等唄。」蘇白無所謂的說著。 柳虹月皺了皺眉,剛想說什麼,一旁的王月半突然著急的插嘴道:「不是,大哥,你剛才沒聽系統提示嗎?我們是有時間限制的,如果他們一直不動手,我們也沒辦法一直等下去啊。」 四周可能是清理過的原因,並沒有任何野獸出沒的痕迹,霧氣也不知何時退去了,顯得十分靜謐。 蘇白自信的笑了笑,隨後看向三人:「所以,我們可以到祭壇上去等。」 「祭壇?」三人有些疑惑,倒也沒有反駁。畢竟蘇白的性格也不是個說空話的人。 蘇白見狀,將空間內連接其他地方的事情說了出來。 三人面面相覷,都沒有說話。 其實蘇白將這個秘密說出來,其實心裡也是虛的。 畢竟出口位置在哪裡,他也不清楚,如果直接在正前方,與穆清白碰個照面,豈不是尷尬。 …

「哼,侯明遠這就是得罪我的下場,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知道厲害。」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

「侍衛。」

「按手印。」 「拿着這兩樣東西,去後面。」 她手裏多了個刻着323的木條,還有一張白色的紙,說是紙,摸起來又很光滑結實,空白一片,連個字都沒有,姬歡也有個和她同樣的木條,也是323,不過木條的顏色是灰色的。 穿過一層薄霧,人又多了起來,五個傳送門閃個不停,紅綠黃白黑五種顏色,大家都集中在綠黃白三個傳送門前,剩下兩個門空無一人,原來是根據五系分得傳送門,火系和水系也沒人,為什麼還要有? 「我明明就是第一次參加,憑什麼不讓我去!」 「就是,我也是第一次參加,明冥觀有偏見!肯定有人給錢了。」 「算了算了,走吧!」 「不行,今天要不給我個答覆,我就要把這裏砸了。」 叫囂最厲害的男靈修就差在地上打滾了,洛蔓皺眉,有必要嗎,不就是一個比賽? 「250號黃土人,你五年前來過一次,第一輪就被淘汰了,去年又嘗試參加,被拒絕,今年改頭換面再來,我們有完全的記錄,請看玉簡。」 天空中出現一塊白色玉牆,清清楚楚顯示他幾次來想混進比賽,被趕出場地的情形,他有時候胖,有時候瘦,還有一次竟然扮成了女靈修,看起來分外嚇人。 那個被拆穿的靈修,面紅耳赤,罵了幾句臟活就鑽進人群消失了。 「請大家按照號碼順序等待,等木牌閃爍的時候,請走入相應顏色的傳送門。」 「可真是挺新鮮的。」洛蔓找了個地方坐下,現在離她的號碼還有一段時間。 「你來過這裏嗎?」 姬歡搖頭。 「三天後我要離開忘川,我想把你託付給贏銳,你們兩個有什麼聯絡的方法嗎?」 姬歡再次沉默。 「或者你想去哪?這裏傳送門很多,只要你有想去的地方,我幫你付靈石。」 姬歡豎起領子,閉上眼睛。 別看號碼靠後,但速度還挺快,一炷香的時間,她的木牌就發出了明亮的紅光,周圍人的目光全被紅光吸引了。 「竟然有火靈修?天哪我不是看錯了吧!」 「不對啊,我在書里看得火靈修都是紅髮。」 姬歡突然握住她的手,時間像是突然停止,洛蔓看到一團火焰向她撲了過來,她看到那四顆骨釘劃出了複雜的花紋,有兩顆骨釘乾脆地釘入了她的心臟,劇痛讓她整個人一抖,差點跌坐在地上。 「你做了什麼?」洛蔓輕聲問,劇痛過去,她卻覺得無比輕鬆,似乎隕鐵對身體的傷害消失了,她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摘下手套,皮膚光滑如新,黑斑都不見了。 姬歡繼續沉默。 還沒等她再問,他們已經走到了閃著紅光的傳送門前,洛蔓停住腳步,盯着傳送門上的火焰符號,思索片刻,不知道離開是否來得及,但姬歡率先踏入傳送門,她也只好跟了進去。 昏黃的燭光搖曳,她站在一條長長的甬道前,盡頭是一座高大的廟宇,道路兩旁掛滿了紅色的燈籠,高大的樹木遮住了天空,像是一頂巨大的帽子。 這裏是什麼地方? 姬歡默不作聲走在她的前面。 …

「侍衛。」 Читать полностью »